第三十二章 打开重瞳辨双生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大侠等一等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三十二章 打开重瞳辨双生

分享到:
关闭

  因为经历过接近死亡,所以伊贰三比谁都渴望活下去,体内不多的真气骤然全力冲入手臂狙击者虫子,他的牙齿因为恐惧而不受控的砰的咔咔作响。  伊苯疏很快发现了儿子的情况不对,连忙走近焦急道:“六子,怎么了?”  “虫子……”伊贰三小声说道,“罐子里是虫子,咬破我的手钻进我胳膊里了,而且还在往身体更里面钻……”  伊苯疏快速将自己的背心撕成布条,用力的将其捆在伊贰三手臂接近肩膀的位置,粗粗的布条深深的嵌入肉中。  “别慌,我带你去医院儿子。”伊苯疏背起伊贰三快步跑向鬼市的出口。  “爸,别去医院,没用。”伊贰三伏在伊苯疏的后背上小声说道,“这东西太怪了,应该是跟进化者有关系的东西,医院没用。我打电话问地址,带我去其他位置。”  “好!”伊苯疏快步跑着,同时安慰,“别急,没事的,没事的。”  伊贰三快速拨通离老的电话,这是最有可能救自己的人。  ‘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电话听筒的声音令伊贰三近乎绝望,现在每一秒都是关乎到生命,怎么这个时间在通话?快挂电话啊!  伊苯疏来到接口招手叫了辆出租车,父子二人上车却茫然的不知道该去哪里,因为离老的电话始终没有通。  “没有别人吗?”伊苯疏焦急说道,“不是有个什么镇守使吗?给他打?”  伊贰三摇头,自己并没有见过镇守使,对方到底是怎样的人品也很难说,而且就算是好人也不见得会帮自己吧?  “左了了!”伊贰三连续打不通离老的电话,猛然想起了不久前见到的同学,听胡婵婵的意思,这位同学背景很硬的样子。  ‘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伊苯疏听到了伊贰三电话听筒传来的声音,脸上露出了绝望的神情,关键时刻怎么会这样?  “别急,别急,没事的没事的。”伊苯疏嘴里不停的念叨着,像是在安慰伊贰三更像是在安慰自己,眼中的焦急渐渐的变得坚定而狠辣起来,“师父,一品名筑!”  伊贰三愕然,怎么这个时间回家?  “你继续打电话,打通咱们换其他地方,打不通就回家。”伊苯疏的话音是从咬着牙的齿缝中挤出来的,“我一定会想办法保住你的命,你放心,你放心。”  出租车将伊贰三送回到一品名筑,电话依然还是没有打通。  伊苯疏怕儿子走路会导致血液流动过快帮助虫子穿过肩膀,一口气将他背回到了家中,然后转身进了一次厨房,提着一把菜刀走回到了卧室兼客厅。  伊贰三看着老爹的阴沉的脸色顿时明白了,断臂!这是唯一阻止虫子的办法!  呼呼……呼呼……呼呼……  伊苯疏的呼吸越来越粗重,这一刻他来不及去后悔带着儿子去鬼市,所有的精力都落在伊贰三的手臂之上。  平日里一把被挥舞自如的菜刀,这一刻重的像是一座压在伊苯疏手中的大山,他几乎提不动这把菜刀。  一刀……他知道一刀下去的后果……儿子终生残疾,可是却可以活下来……  “闭上眼……不要看……”伊苯疏粗重的呼吸着说道,“没事,没事的……闭上眼……”  伊贰三全身不受控的颤抖着,他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恐惧占据了他的全身……  “上路巩州遇虎熊,五百年前一场疯……”  伊贰三手中的电话突然响起了《九九八十一》的音乐铃声,电话号码显示着是离老。  “等一下!”伊贰三快速接电话,“离老……”  “什么事?给我打了这么多电话……”  “离老您在哪里?我找您救命……”  “金海湾,海安路2号,你跟我说下你怎么了?”  “马上到!”伊贰三上了老爹的后背说道,“我鬼市买闷罐子,摸到了一个虫子,虫子咬破我的手指进入我体内,现在被我暂时困在手臂位置……”  “虫子?什么虫子?”离老说道,“这个你该去医院。”  “我买闷罐输入真气时,这虫子令我的真气产生类似共鸣,医院应该解决不了,这是进化者的问题吧?”伊贰三开着扩音,给老爹在手机上打下了地址。  伊苯疏快速的用自己手机开始打车。  “跟真气共振?多大的虫子?”离老仔细进行着询问,天地元气恢复之后,很多只存在于传说的东西都出现了,便是国运局的人见多识广,也不是百分百能知道并且解决。  伊贰三很认真的讲述着遭遇的情况,可是自己知道的情报其实也非常有限,只是能将自己的感受说一下。  离老在安慰完伊贰三把电话挂掉,将注意力转到了棋盘对面的一名中年女子身上:“郡烨,你怎么看?”  “蛊。”女人没有抬头,透着灵秀的双目始终盯着棋盘答道,“怕是苗家的东西吧?”  离老双眉拧到了一起,‘苗家’的东西怎么会跑到海滨城市来?两地相隔上千里不止,他们这几年不是因为天地元气复苏,忙着选新的蛊王出来吗?伊贰三这是怎么得罪了苗家?  金海湾,海安路2号是一家棺材铺,或者说是丧葬用品店。  伊贰三望着门前的招牌【奈何丧葬】四个字,很是怀疑离老是不是觉得自己没救了?所以直接介绍了一家棺材铺,让自己死前先挑好以后的用品。  “进来吧。”  离老的声音从房内传出,那两扇老旧的木门自动的向两旁打开,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随着房门打开,一股透骨的冷风扑在伊贰三两人的脸上,令两人一齐打了个寒颤。  走入房间,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各种纸人纸马,还有纸房子纸轿车等各种给死人用的物件。  伊苯疏背着儿子穿过摆放着丧葬用品的长廊,来到了一间很亮堂的宽敞房间,房间的靠墙处放着一口上等木料的棺材。  伊贰三看到离老在棺材不远处的一张紫藤椅躺着,他的对面是一名看不透年纪的女子,这女人个子大约一米七,鸭蛋脸型的古典美女长相。  伊苯疏背着儿子快速走了过去,这时间伊贰三也大体确定了女人的年纪应该在四十岁左右,虽然眼角没有任何鱼尾纹,但双瞳中确透着有经历的味道。  离老也不多说什么,竖起中指跟食指在眉心处一拍,双目的瞳孔瞬间分裂成为了重瞳。  一刹那!伊贰三感觉自己心肝脾肺肾都要被看穿。  离老盯着伊贰三的手臂,神情从最初的紧张便为仔细判断,又从仔细判断变成了不能理解的疑惑。  “苗家的双生一灭?”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