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四章 竞技场的表演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混蛋英雄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二百八十四章 竞技场的表演


  竞技场中的那名长袍男人在场中绕行了一圈,和周围的观众们互动了一番后便面朝乌萨克斯他们这边深深地鞠了一躬瞬间消失了。然后没过多久几个手持武器的男女便挤在一起,满脸惊恐的出现在了竞技场内,看台上再次爆发出了如雷鸣般的欢呼声。
  这几名角斗士身上只穿着一身简单的铠甲,手中拿着的也不过是些普通至极的武器,然而接下来他们要面对的却是一只巨大的鳄鱼模样的魔兽。莎莉和娜露莎两个人都不由自主的撇过了头去,而乌萨克斯则是一脸兴奋的拉着阿尔莱德猜测战斗的结果。
  几个角斗士中那名身材最为魁梧的中年男人看了看不断逼近而来的魔兽,又回头看了看身后那些年轻的晚辈们,鼓起了勇气抬起了自己手中的那柄铁剑。中年男人快速的接近了那只巨大的鳄鱼并灵巧的躲过了它的血盆大口,绕到了一侧的他用尽全力劈向了魔兽的脖颈处,但除了将自己的虎口震得发疼魔兽身上连道白印都没有。
  “这个家伙好像是旧王派某个贵族的管事,看看那灵巧的动作真是太美妙了。”乌萨克斯自顾自的轻轻鼓掌说道。阿尔莱德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对于查理曼国王死后他的那位宰相大人也就是现在奥斯兰特王国的国王古达尔清理王室成员及其支持者的行动他略有耳闻。
  当阿尔莱德听到这件事后他立刻就猜到哈提城内会出现这么一批身份不凡的奴隶,所以在乌萨克斯说出这些角斗士的身份时一点都不惊讶。旁边的乌萨克斯继续在那里为阿尔莱德介绍着场上的奴隶们,“那两三个抱在一起吓得快要尿裤子的小崽子是旧王派死忠者的公子和千金们,训练这几个家伙可费了我下面的人好一番功夫,这些娇生惯养的小猪仔就没几个有天赋的。”
  说着一名看上去还能看出几分清秀模样的男孩拉开了自己的短弓,他原本是想要瞄准魔兽的眼睛可惜他的武器实在太差了,不光精度不够弓弦的力度也很松弛,箭矢只是轻轻的敲在了魔兽的脸上便掉到了地上。
  不过男孩的攻击还是让那只大鳄鱼转移了那么一瞬间的注意力,趁这个机会中年男人快速的靠近了魔兽的腹部位置而后奋力的刺向它没有鳞片包裹的侧腹。虽然中年男人成功的将自己的铁剑刺进了鳄鱼的肚子,但对方厚厚的脂肪抵挡了大部分的攻击导致这一剑并不致命。
  剧痛的魔兽开始疯狂的摇晃着自己的身体,然后被激怒了的巨型鳄鱼开始扭头向中年男人咬去,后者在魔兽发狂的瞬间便远离了它所以这一咬很轻松的便躲了过去。被激怒的魔兽死死的盯住了中年男人,就算那名持弓男孩不断的向它射击也毫无反应。
  场地里开始尘土飞扬起来,魔兽巨大的身体在场地里不断的移动着,它的尾巴像巨大的鞭子一样甩动着,抽到墙上还让附近看台上的观众们感觉到了地震般的抖动。中年男人被巨鳄追的慌不择路,直到背后响起了惊叫声才发现自己竟然带着魔兽靠近了那三个依旧抱在一团的年轻人那里。
  “赶快让开啊!”持弓男孩大声的喊道,可惜这三个平日里训练就只会痛哭流涕哀号呻吟的家伙,此刻早就吓软了双腿根本动弹不得。中年男人不忍这三个可怜的孩子因为自己而葬身魔兽的肚中,他停止了躲闪怒吼着迎向了张开巨口的恶兽。
  中年男人原本是想将铁剑插向巨鳄的口中,可巨鳄闭合双嘴的速度实在太快,他先是被上颚重重的砸到几乎晕厥然后眼前便是一黑,紧接着他就只感觉到自己好像被扔出了鳄口而后便是一阵刺痛了。
  几个角斗士里唯一战斗力强的人被魔兽吃掉了,剩下的几个人就只不过是巨鳄一顿晚饭而已了。那三个只会抱在一起的青年男女最后只留下了一句带着哭腔的妈妈,而那名持弓的男孩在绝望的射出了自己所有的箭矢后被魔兽一口吞进了肚子。
  看台上传来了一阵嘘声,这些寻求猎奇刺激的疯子们根本不满意刚刚的战斗,乌萨克斯也皱起眉毛摇了摇头并且小声的说了一句真没意思。阿尔莱德转头用余光看了看身后站着的莎莉,她紧紧握着拳头好像随时都会爆发,不过在阿尔莱德轻咳一声后她还是松开了双手。
  紧接着的几场战斗或还是人兽之战或是两队角斗士之间的厮杀。看台上时而欢呼雀跃时而又是嘘声一片,乌萨克斯在阿尔莱德的旁边也不安稳,当他觉得战斗精彩之时会站起来挥舞拳头,而如果感到不满则会露出各种表情小声的咒骂。
  就这样竞技场上的气氛渐渐到达了高潮,而这时那名瞬间出现的长袍男人再次站到了竞技场的中央。他挥舞的双手环顾着四周好像是在向周围的观众们介绍着什么,坐在阿尔莱德身旁的乌萨克斯开始激动起来并说道:“啊!到了我最喜欢的一个节目了,一场为自己活着而相互厮杀的乱斗,这可是竞技场人气最高的一场表演,也是所有节目中最精彩和刺激的。”
  “哦?那可真让人十分期待啊。”阿尔莱德陪笑着说道。
  当那名长袍男人再次消失后看台上立刻响起了经久不息的欢呼声和尖叫声,在这嘈杂的动静里所有进场的闸门都被打开了,二三十个穿着各种装备拿着各种武器的男女老少纷纷的走进了竞技场内。在扫视了一圈这些人后阿尔莱德的眼睛在一名少女的身上停了下来,和其他人身上装备混搭不同这名少女穿着一身仿佛是制式的银白色铠甲,她手中的长剑也与其他的那些普通武器不同,无论是其剑刃在光照下发出淡淡银光还是本身的精美外表,都在显示着它和它的主人不平凡的身份。
  “那个看上去和其他人格格不入的女孩是谁啊?”阿尔莱德向乌萨克斯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哪个?哦……你说那个穿着银色铠甲的小丫头吧,她就是这场乱斗的卫冕冠军,在十几次的厮杀中成功存活的女人。她叫阿莱莉娅,是旧王派贵族隆斯卡曼公爵的大女儿,她的父亲公然带兵反抗现在的国王古达尔陛下,结果只挣扎了半个月就被镇压了。”乌萨克斯向场地内张望了一下后笑着说道。
  “他整个家族几乎都被处斩了,要不是我手快买下了这个丫头和她的妹妹,恐怕这个和她父亲一起对抗国王的臭丫头早就身首异处了。”乌萨克斯没好气继续说道,“刚抓来的时候这个臭丫头杀了我不少训练师,还打伤了我很多手下。要不是用她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妹妹做人质,这个丫头恐怕真能一个人从哈提城里杀出去。”
  “原来如此。”阿尔莱德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那看来这个女孩的战斗力一定很强了。”
  “是啊,虽然是个刺头但乖乖成了这个竞技场的奴隶后的确为我带来了不少的收入,这看台上很多人都是冲她来的。”乌萨克斯笑着点头说道,“他们很多人还想要出钱买下这个丫头呢,可惜她虽然乖乖的呆在了竞技场但外人想要接近她还是相当困难的,除非你能当场制服她否则就别想触碰到她一根毛。”
  阿尔莱德继续点着头并凝视着场地内的阿莱莉娅,看到阿尔莱德死死的盯着自己的这个年轻角斗士,乌萨克斯露出了一些猥琐的笑容问道:“怎么?你看上这个不好惹的丫头了?”
  “呃……不不不!”阿尔莱德不好意思的摆着手说道,“我只是有点惊叹于她的战绩罢了。”
  乌萨克斯笑着还想说什么但这时候看台上响起了更为巨大的欢呼声,场地内的厮杀已经开始了。似乎是赛前就已经商量好了,七八个面目狰狞的角斗士一起冲向了阿莱莉娅,对此她毫不慌张显然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围攻。
  首先靠近阿莱莉娅的三个人分别从三个方向对她发起了进攻,剩下的人则在阿莱莉娅反击的时候伺机而动寻找她的破绽。阿莱莉娅的脸上没有一丁点的感情,她就像个机械傀儡似的抬起手中的长剑,然后又以傀儡所不及的速度挥剑反击。
  阿莱莉娅的长剑挡开了左右两边的武器,然后又迅速的挑开了面前对手的武器,趁着他整个正面没有防御长剑猛地刺向了对方的胸口。刺穿面前之人的心脏阿莱莉娅接着就转身抽剑砍向了左侧的对手,后者举起手中的圆盾防御阿莱莉娅立刻再次转身向身后打算偷袭自己的对手挥剑而去。
  躲闪不及的角斗士被阿莱莉娅划开了肚子,他躺在地上痛苦的挣扎着吓得其他的同伴们都不敢靠近了。仅仅几招就破坏了联合者们的计划,剩下的人只能硬着头皮一哄而上。阿莱莉娅面无表情的快速扫视了一圈四周的敌人,然后将目标放在了一个从表情上就能看出心理已经有些崩溃的敌人。
  果然,在阿莱莉娅格挡开了其余人的攻击并冲向自己的时候,那名角斗士的脸上立刻就露出了惊慌失措的表情,他胡乱的挥舞着手中的战斧想要以此来逼退阿莱莉娅。当这种只能驱赶野兽的做法就是在自杀,阿莱莉娅一个箭步就跨到了这个惊恐的角斗士身边,然后长剑一挑掀飞了他的头盔也劈开了他的脑袋。
  角斗士们都开始慌了起来,他们已经不打算再依靠临时组成的队伍了,然而各自为战的结果只能是死的更快,在阿莱莉娅毫无怜悯的迅捷攻击下这几个人一个个的全都倒下了。看台上响起了热烈的欢呼之声,浑身沾满了血迹的阿莱莉娅开始环视起了竞技场内的其他对手。
  就在刚刚阿莱莉娅对付围攻自己的七八个人时,其他地方的战斗也都有了结果。现在站在场地中央的除了阿莱莉娅就还剩下三个人了,一名手持双斧满脸狂笑的壮硕男人、一名只是装备了带着尖刺的圈套的青年和一名几乎衣不遮体的使用一柄刀刃如同新月的妙龄少女。
  阿莱莉娅要和这四个人决出今天的冠军,也就是说她还要再杀三个人才能活过今天。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