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 价高者得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龙脉天帝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二百四十章 价高者得

分享到:
关闭

第二百四十章价高者得

在钱典簿眼中凌飞扬那平淡却又从容的模样却是一下子变得高深莫测起来。

钱典簿看向凌飞扬,在座的诸位商行掌柜东家也不由得看向了凌飞扬,凌飞扬在他们眼中也变得高深莫测起来。

凌飞扬是什么来历,怎么会让钱典簿如此重视呢?

几乎所有人心里都有了自己的思量,不少人都将凌飞扬默认为了某家大商行的代表。

“哈哈,这位道友却是不知怎么称呼?好是眼生呐。”有人抢先打破了这诡异的寂静。

凌飞扬却是一拱手,不咸不淡道:“道友称呼在下十方便是了。”

凌飞扬从始至终都没有打算显露过真实姓名,凌家到底拥有多大的能量凌飞扬实在是没有个底。

倘若是将自己的姓名透露出去了,谁知道凌家会不会顺藤摸瓜的找上他呢。

“十方道友?”听到凌飞扬报出的这个名字所有人都陷入了冥思苦想中,但是在他们的印象之中却没有任何一个青年才俊是跟凌飞扬相符合的。

“呵呵,倒是我等孤落寡闻了,却是不知道友来自何方?”所有人都竖起了耳朵,对于凌飞扬的来历他们心里也都很是好奇。

钱典簿本人也不例外,凌飞扬这么的有恃无恐莫非并不只是金钱商行背后所站着的八个化丹境修士?

“蛇菰城金钱商行特聘供奉。”凌飞扬不吭不卑的报出了自己的身份来历。

蛇菰城金钱商行特聘供奉……嗯?然后呢?完了?

所有人还等着凌飞扬后续介绍的时候却只见凌飞扬戛然而止不在言语。

“十方道友……你是蛇菰城金钱商行特聘供奉?”

“没错。”

“那然后呢?”

“没有然后!”

在座商行掌柜以及东家:“……”

听完凌飞扬的字数介绍之后所有人都有些郁闷了,凌飞扬只有这么点来历背景?

你他这不吭不卑的底气在哪里?

金钱商行是什么样的存在他们不太清楚。

可是蛇菰城是多大的城他们心里却有底,蛇菰城这种小城池中压根就没有超过化丹境修为的高手坐镇。

可以说跟他们都不是一个档次上的,就凌飞扬见到的这些个人。

他们任何一家的实力比起蛇菰城最大的商行来都要强出十倍不止。

彼此间根本就不在一个层次上,方才他们一个个的都腆着脸打探凌飞扬的消息来历,甚至有打算跟凌飞扬亲近亲近拉关系的。

可是现在呢。

一个个刚刚活络起来的心思却都冷却了下来,就凌飞扬这样的,谁爱搭理谁搭理吧,反正爷是没空,有时间跟他闲扯不如多跟钱典簿亲近亲近趁着有时间多赚几笔。

钱典簿更是冷笑连连,仿佛是在嘲笑凌飞扬的不自量力。

钱典簿将一应人迎入后堂中,并且开始与一众各商行掌柜东家商谈起各自交易点的所在和所需要缴纳灵石的问题。

而凌飞扬却是被晾在了一旁。

钱典簿既没有将他赶走,也未曾将他迎入内部。

凌飞扬手里毕竟还是有此次商道大会的邀请帖的,把凌飞扬直接驱赶出去有些不合规矩。

但是凌飞扬却没有缴纳灵石换取税牌的意思,钱典簿自然也就没有心思去招呼他了。

和凌飞扬相比,那群各商行的东家掌柜才是真正可爱的人,人家拿出来的可都是实实在在的好处呢。

凌飞扬也没有自讨没趣的跟进去,他坐在前堂招呼侍女给他上茶,那侍女虽然有些不太情愿,但是钱典簿却也没有赶人,她也只能给凌飞扬续茶了。

而在凌飞扬识海中,风老魔却是早已经乐翻了。

“嘿嘿,凌小子你可真是够坏的,不过金钱商行要是参加商道大会的话,这个税牌和交易点还是要办妥的,你得罪了那个守财奴想要办好这事可就不容易了。”风老魔为凌飞扬分析道。

凌飞扬自然知道这其中的关窍。

只不过无缘无故往外掏灵石那可不是凌飞扬愿意的,他并不是个冤大头。

“先看看情况吧,而且我并不觉得想要拿到税牌就一定得花灵石。”凌飞扬道。

“嗯?你小子又有什么鬼主意了?”风老魔也被凌飞扬勾起了好奇之心。

“这个嘛,其实我也不知道。”凌飞扬颇为玩味道。

“嘿嘿,其实老夫发现,你小子也并不是什么好人,你也一样是一肚子的坏水,嗯,不错,有前途!”风老魔不知是奚落凌飞扬还是夸奖凌飞扬。

凌飞扬听着他的话心中总是感觉有些怪怪的……

在后堂中,钱典簿和诸位商行掌柜东家们齐齐落座。

他们都是受到商道大会邀请的商行,一个都可谓是实力浑厚的存在。

然而商道大会对他们来说也颇为要紧,领取税牌的那部分灵石没有人将其放在眼里。

他们更为紧张的是交易地点的分配。

所有受邀的商行都能获得一块免费的交易点,然而这交易点有好有坏。

分得一块好的交易点,那做起买卖来自然是占优势,获利丰厚的。

可是这里面存在着的道道却是不少的,想要分到一块好的交易点,那肯定是和负责分配交易点的人有着分不开的关联的。

钱典簿自然也就成了各个商行争相拉拢的对象了。

可以说凌飞扬方才错过了一个极好的机会。

如果打一开始他选择与钱典簿交好并且贿赂他的话,那么或许凌飞扬就能走在诸多商行掌柜东家前面选择上一块好地段做买卖了。

但是凌飞扬却是驳了钱典簿,不仅没有贿赂钱典簿的意思,甚至连那税牌的钱都不打算给了。

孰可忍孰不可忍,凌飞扬已经彻底的被钱典簿打入了黑名单中,只要他钱某人还把持着商道大会登记造册的权力,那决不能给凌飞扬和他身后的金钱商行任何好脸色!

“钱典簿,我龙胜商行这次可是带着满满的诚意来,刚才那是在下给钱典簿的见面礼,这是我龙胜商行给钱典簿的一点礼物,还请钱典簿笑纳。”方才出手递给过钱典簿一个乾坤袋的中年男子,此时再度拿出了一枚乾坤袋。

钱典簿脸上的肥肉此时已经堆成了一团,他倒是来者不拒。

无论你给多少却都是满足不了他那贪婪的**的,无论你孝敬多少,只要你给,那咱就敢收,反正是多多益善。

其他人也不甘落后,一个个的全部拿着乾坤袋往钱典簿手里塞。

这个说是一点小心意,那个是一点土特产。

钱典簿笑的眼睛都快看不见了,他接过乾坤袋的时候神识便已经以极快的速度在乾坤袋中扫了一圈了。

乾坤袋中到底放了些什么,价值几何几乎在一瞬间他就得出了结论。

钱典簿将这些礼物全部估算成了实价,他心中也差不多做出了权衡,谁出的价格更高,那做好的地带就给谁了。

不过参加商道大会的商行却并不仅仅只有这么些个商行,钱典簿却也只是划出了其中一部分地方来给这些商行。

出价高的商行能得到的交易地段那自然也就更好一些。

商道大会,大会本身就是为了利益而出现的。

他的本质已经悄然发生了变化,钱典簿以竞价为标准衡量着各家商行也不能算有多大的错。

肯出得起价钱的,那他获得更好一点的地段做买卖那也是应该的。

凌飞扬在外面做了半天冷板凳,而里面的交易却也差不多做完了。

大部分人还算是满意自己得到的结果,这孝敬算是没白花。

但是却也有不称心的,或许这钱花少了吧……

不过当他们走出后堂来到前堂时,看向凌飞扬的目光却不约而同的带上了一抹怜悯。

和他们相比,凌飞扬才是真正倒霉的那个吧。

得罪了钱典簿被他记恨上,这次商道大会算是倒霉了。

来自各商行的东家掌柜们都从钱典簿这里得到了自己所想要的东西,却也不在这里多做停留,唯有凌飞扬还翘着二郎腿端着一捧茶水在那里细条慢理的‘品味’着。

“钱典簿,后会有期!”

“告辞。”

钱典簿也一一和他们打着招呼,凌飞扬仿佛成了透明人一般,等到人都走了差不多之后,钱典簿这才转过头来冷笑着看向凌飞扬。

“十方道友,若是你并不打算领税牌那就请回吧,我这里可不是什么茶馆!”钱典簿毫不客气的轰起了人。

凌飞扬将茶杯放下舒了一口气,道:“啧啧,道友这里的茶水还真是解渴啊,不过,既然我拿着请帖来了,那个税牌是肯定要拿的,只不过三十万的价钱实在是有些黑了。在下身上也根本就凑不出那么多。钱典簿看是不是能通融一下?”

钱典簿冷笑连连,连贿赂他的意思都没有,还巴望减轻一部分税牌的灵石?做梦去吧!

“十方道友要是手里没有灵石不妨先行回去筹措,老夫随时恭候!慢走不送!”钱典簿一扫衣袖不再和凌飞扬废话转而走进了后堂。

方才一直在侍奉凌飞扬的侍女见机跑到了钱典簿身边小声说道了两句,钱典簿的步伐一下子就僵住了。

他黑着一张脸转过头来,看向凌飞扬的目光却是要噬人一般,“你……”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