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逆天好运公子白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2章 仙童

分享到:
关闭

  “咳!咳咳!”  “嘎——嘎——”  大雁还在继续南飞,白景源裹着葛布面儿芦花芯儿大袄,缩在金灿灿、软乎乎的干草窝里,咳得两眼泛泪。  这是一间芦苇杆混着干草搭成的棚子,形状有点像撮罗子,里头和他小时候喜欢的那种玩具帐篷差不多大。  自穿越那日冻了一天,又落了水,他就感冒了。  当时看到那虬髯大汉别着带血尖刀向他扑来,他还以为遇到了食人族,结果不但没有被吃,连顿打都没有挨!你说稀奇不稀奇?  那大汉把他从水里捞起来,就扛着他回了这个类似村子一般的所在。  之所以用“类似”这个词,是因为他也不确定这藏在芦苇荡深处、只有一堆低矮草棚的地方,到底算不算得上是个村。  那大汉把他带到这里,就把他塞进了最中间这个看起来最干净的棚里,之后就有人给他端来了水和饭。  水是温水,饭是用一种黑黄色、又细又长的米做的,煮的裂开,粒粒分明,并不黏,闻着有股清甜的香,有点像他祖母追捧过一段时间的菰米,但吃起来又不一样,也不知是不是他家厨子与这里人厨艺有差别的缘故?  反正他吃得很香,费了好大劲儿,才控制住狼吞虎咽的冲动,保住了摇摇欲坠的名门风度。  实在是穿越前一晚那家日料他不太喜欢,只吃了半饱。  吃过饭,他就钻进软乎乎的干草窝里睡了,结果当天半夜就发起了烧。  开始的时候烧得晕晕乎乎的,他都以为自己要死了,然后有人给他喂了水,还往他额头放了湿布。  之后高烧转成低烧,有个黑脸妇人给他送来一件厚厚的芦花袄,又喂他喝了水,还给他吃了一顿饱饱的饭。  之后每天两顿都有人给他送饭来。  除了那种有点像菰米的饭,他还吃过黑乎乎的咸菜以及掺了某种植物块茎的粥,滋味不想描述,反正都是为了活着。  他就这么缩在还算暖和的棚子里,太阳出来就挪到门口晒晒太阳,太阳下山就退回草窝里睡觉,一天天的,竟然就这么好了起来!  生命大部分时候都脆弱,少数时候却格外顽强。  若不是此番落了难,他都不知道自己的底线究竟在哪里!  刚开始那两天没精神,满脑子都是不想这么可怜的死,给饭就吃给水就喝,一天到晚就跟睡神一样睡不醒,也就没想那么多。  自从他一天天的好起来,试探着在棚子周围走动之后,就发现,这里的人全都衣不蔽体,只有他,里面裹着真丝睡袍,外面还穿着芦花袄,到了吃饭的时候更吓人,一群人蹲在附近看着他陶碗里煮熟的饭,“咯吱咯吱”的生嚼着手里五颜六色的粮食,眼里满是渴望,他就意识到了,他的待遇,真的好得离谱!  当他年纪还小的时候,就明白一个道理。  一个陌生人对他好得过分,任他予取予求的时候,多半指望着从他家长辈那里得到更多。  他是身穿到这世界里来的,无父无母,更别说给力的家族了,他们投资这么大,哪怕自己吃不饱穿不暖,也要让他吃好喝好,到底图啥?  他可不相信这些能养出狼崽子一样的孩子的人是圣人!  他想起当年叛逆期,老妈送他参加改造节目时,在乡下看到过的黑毛猪。  过了很多年,他都还记得,每当那些老农说起“等到年底就杀猪过年”时的期待表情,跟这些人看向他时……  “咳咳咳!”  光想一下,他就忍不住咳嗽加剧。  刚开始的时候无知无畏,他还打过主意与他们交流一番,打听打听这个世界的情况,现在哪怕看到那些貌似很好说话的妇人、孩童,他都不敢张嘴!  他怕啊!  怕得睡觉都睡不踏实!  若是他们发现他是个外来者,连这里的话都不会说,会怎样?  未知最是恐惧,到了今天,他都差点愁得吃不下饭了!  嗯,是“差点”,不是真的。  从来没有挨过饿的人,最是扛不住饿,现在一天就两顿,还每顿都只有那么一碗难吃的饭,他不想死,自是逼着自己硬塞。  其实配合着脑海中那些生猛海鲜烧烤锅子日料法餐鱼子酱等一系列乱七八糟的记忆,吃饱也没那么难。  再说了,这些人哪怕是比他这会儿还小的孩子,都不能吃上这么好的饭食,他一吃白饭的,哪来那么多意见?  “仙童,可是要水?”  听到他咳嗽,专门负责照顾他的黑脸妇人立刻趴到低矮的棚子口,担心的问。  “否。”  强压下喉咙里的痒意,白景源红着脸,一本正经的拒绝了。  自从他发现只有和饭一起送来的水才是开水,其他时候的水都是湖里打回来的生水之后,他就不再喝其他的水了。  现在没有医生,也没有药,他不想死得太早,就得管住嘴。  见他拒绝,那妇人立刻走了。  她从来不会违背他的意思,就像一个只懂得服从的机器。  哪怕这么久,他只学会用“可”与“否”来表达自己的意愿,其他的,就算是他们对他的称呼,他都听不懂。  这里的语言实在难学,比起客家话怕是也不遑多让!  说起来他能学会可与否,还是刚开始那几天,不管那黑脸妇人送来什么,都会先问一句“可”或者“否”,当他试探着点头的时候,她就会把东西留下,若他摇头,她就会把东西拿走,几次之后,他就试探着开了口,发现果真如此,竟然有点小小的激动!  太阳慢慢西斜,无所事事又没有乐子可寻的芦苇荡里,日子过得特别慢,他怕感冒加重,只在阳光最盛的午时出去走走,此外,一直待在棚子里。  原本以为今天又会和之前的几天一样,傍晚时吃一碗粗糙的饭,喝一陶罐温开水,就可以钻到那软乎乎金灿灿的草窝里,听着晚秋最后的虫鸣结束漫长的一天。  结果天色转阴,竟然开始下起雨来!  “哗啦啦~”  雨越下越大,到了天黑,几如瓢泼!  【棚哥!你要靠谱一点啊!撑住!别倒!也别侧漏啊!!】  一层秋雨一层凉,可不是开玩笑!  紧裹着身上的芦花袄,白景源蹲在拢成高高一堆的干草上头,耳听得芦苇荡中巨响的风声雨声,一会儿看看棚顶,一会儿看看拨开干草后,黑褐色的硬实地面,真是又惊又怕!  这简陋的草棚子会不会漏雨啊?  他感冒还没好全呢!要是淋了雨还得了?  没法洗澡都忍了,让他干干爽爽的养几天病不行吗?  还有这一堆既是被子又是床的干草,重要性不言而喻!要是打湿了泡坏了,明天睡哪儿啊?  这种草又细又软还不扎人,闻着有股好闻的清香,他在野地里走了一天都没见过,要是泡坏了,他上哪儿找替换的去?  那些人莫名其妙的养着他,鬼知道会不会注意到他这些生活中的尴尬小事,毕竟没有纸也没有智能马桶,怎么擦屁屁就没有人教他,这些日子,输出问题让他受了不少苦,不仅要躲着偷看的野人,还得自己想办法寻找咳咳……  雨越下越大,往日里总喜欢待在外面的野人们全都躲进了小棚子里,偶尔打个雷,就会有小儿哭闹、大人安抚的声音。  其实他也好怕打雷啊!  这里又没有避雷针,也不知道会不会起雷火,要是这芦苇荡里起了火,这个季节怕是得烧死一片。  好想念爸爸妈妈哥哥奶奶,哪怕傲娇怪小侄子欠揍的嘲讽脸,如今回想起来也让他想哭!  明明家里头花不完的钱,享不完的福,干嘛让他穿越啊?!  那些日子过不下去了的,对生活极其不满的,浑身技能点点满了的,不是更适合穿越吗?  想他好好一富家公子哥儿……  呜呜呜……  这种被时空绑架,随时都有可能撕票,还不让他侄子来赎人的强盗行径,实在太可气了!  大雨如同瓢泼,简陋的草棚在风中飘摇,白景源又饿又冷的蹲在草堆上,捂着脸哭得极其投入,因而也就没有发现,白日里消失不见的那些壮汉,背着巨大的、染血的包袱回来了。  大雨冲过他们腰上的尖刀,鲜血退净,只余那丝细窄的锋锐,在闪电落下、天地如昼的间隙,散发着幽幽的、独属于金属的冷光。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