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楚王薨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逆天好运公子白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4章 楚王薨

分享到:
关闭

  【真漂亮啊!】  白景源并不懂织布,他只懂得穿。  但哪怕以他那被世界顶级设计师惯出来的挑剔眼光来看,现在这身行头,也是属于神仙美衣那一挂的。  这是一件黑色镶赤边的曲裾深衣,面料细密紧实,泛着丝织物特有的柔光,很适合秋季。  一只只抽象的巴掌大赤色神鸟团团织在上头,有点像他曾经见过的缂丝工艺,又有着明显的区别。  前胸后背大概是絮了丝绵,虽然很薄,穿上却比穿着芦花袄窝在稻草堆里晒太阳还暖和。  就是只有里衣没有内裤,连大裤衩都没有,让他非常不习惯。  轻轻的摸着饰以金玉的腰封,白景源微微失神。  他一直以为自己穿越到了个非常原始的世界,还以为余生都得苦挨,没想到这里已经能生产这么精致的服饰了!  那么问题来了,这些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犹如野人一般的人,是从哪儿弄来的这些贵重物品?还大方的给他穿?  #  “从哪儿来?”  就在距离白景源换衣裳的草棚不远处,已被太阳晒得半干的缓坡上,一群大汉正坐在草堆上撕扯着分食一只油汪汪的烤鹿。  黄钩咽下口中嚼碎的鹿腿,端起陶碗里的水,如饮酒一般豪迈的咕咚到底,畅快的大笑两声过后,重复一遍同伴的问话,像是反问,又像是嘲讽。  昨夜雨大,并不是每个人都听清了那肥羊临死前说的话,他不介意再说一次:  “那商人来自齐水城附近的桑丘,本是带着新衣前往凤凰台,为王后祝寿的,哪知才走到宿城,竟得知七月里楚王就已薨逝,原本准备献给王后与公子的华服,自是没法再送,只得原路返回!”  从宿城回桑丘,若想抄近路,就得经过大泽边缘,知道大泽里有剪径强人,平日里是没有商人从这里过的,想来是楚王薨逝这个消息太过重要,让他急于回到家中面见家主,才会匆匆扩充护卫冒险。  得知背后竟还有这种原委,一汉子立刻乐了!不由拍着腿畅快笑道:  “哈哈哈!倒是让我等捡了好大的便宜!可惜没有好酒!不然当浮一大白!”  “不!是让咱的小仙童捡了个大便宜!可不是我等!没想到公子的华服正好配他!”  另一人酸溜溜的抖抖破旧的葛衣,挤着眼睛,示意众人看向坡下白景源换衣服的草棚。  这样唇红齿白的白嫩小童,可真是招人喜欢啊!  “小仙童捡便宜,不也和咱们占便宜没差?哈哈!身穿华服的仙童,才有仙童的样子啊!穿着芦花袄,肿大如象,白费了一身气度,带出去别人也不信啊!前几天还琢磨着从哪儿给他弄套行头,现在不用愁了!有他在,何愁我等大事不成?”  此话一出,顿时引得一阵哄笑!  这片大泽位于郑楚两国之间,躲到这里的人,除了逃役的平民,就是逃兵、逃奴、罪犯,以及他们的家眷,大多不是郑人就是楚人。  听得楚王薨逝,并不是每个人都能笑得出来。  那些个子高瘦,哪怕穿得一样破,依然比旁人气质高出一大截,一看就与其他人形貌不太一样的,多出自楚国。  闻听此等噩耗,顿时肉也顾不得吃了,纷纷趴到地上嚎啕大哭起来,不一会儿,鼻涕眼泪就与泥土一起粘到了须发之上,更有甚者,甚至抽出了腰间的短矛,毫不犹豫的扎到了自己大腿上。  顿时,鲜血直流!  见此,之前喧哗庆贺之人,猛然歇声,纷纷看向黄钩。  他们欲在此地起事,巴不得郑楚两国都乱起来才好呢!  郑王有雄心壮志,奈何郑国世家力量太强,死死压着,让他白白挣扎大半辈子,如今到了五十几岁,早就消停了,实在不足为虑。  原先还顾虑楚王正值壮年,且惯有仁善之名,若是起事,必不容于世,没想到他竟不声不响的没了!  岂不是天助我等?  现在这些楚人如此表现,什么意思?  黄钩眼神阴鸷,高高坐在草垛上,垂眸扫了这些趴在地上的人一眼,立刻换上哀痛的表情,安抚众人道:  “同为楚人,乍闻此等噩耗,钩与诸君心情一样,只是吾等大事在即,切不可哀毁过甚!”  这片大泽里盘踞着好几股人马,想要一统此地,过无冕之王的逍遥日子,谈何容易?到时哪怕有仙童,也免不了械斗,这些蠢货却因几个月前的旧事自我减员,黄钩都要恨死了!  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要真是对楚王忠心耿耿,又岂会当了王的逃兵?  之前黄钩与那些郑人嘻哈大笑,这些楚人都看在眼里,哪可能听他这假惺惺的话?  黄钩话音刚落,就有人带着哭腔道:“吾王仁善,连肉糜都不舍多吃,从没听说他生病的消息,怎会突然薨逝?此中必有蹊跷!”  这世界对王就是这么宽容,哪怕他吃腻了肉糜不想再吃,旁人都会说他仁善,而不会管他不吃肉糜之后,是否吃了烤肉。  又有人接到:“公子鱼一贯悭吝狡诈,此事必与他脱不开干系!”  能被黄钩吸纳之人,大多是逃兵。  这年头,逃兵的名头很不好听,他们或因犯了军法被惩治,或因与上官发生龃龉,更有杀了人害怕抵命的罪人,使劲儿夸王的好话,说王弟公子鱼的坏话,不过是为了给自己脸上贴金,好像他们不得不逃亡,都是公子鱼逼迫一般。  见他们吃穿都得靠自己,却一个个都念着那见都没见过的楚王,黄钩绷不住,冷笑道:  “此事又与诸君何干?”  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作为逃亡的野人,连楚人都不算了,还操的哪门子心?  管他楚王怎么死的!  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打跑或者收编其他几股势力才是正经!  到时坐拥一方,待到几十年后城池稳固,便是足以传承子孙的基业!楚郑两王都得好好跟他说话才成!  毕竟大泽之中地形复杂,草木繁盛,实在太适合猥琐发育了!  他这话一出,瞬间激怒一人!  只见他“噌”的站起,居高临下的指着黄钩,唾骂道:“黄钩!昔日将军说得没错!你果然是个无君无父的小人!大王薨逝,你却只知与郑人说笑!吾等楚人耻与你为伍!”  都是逃兵,原本在军中,他还比黄钩大半级,凭什么听他的?  就因为他不知从哪儿找来一可以充当仙童的白嫩小儿?  那些大户人家不受重视的子弟多的是!随便抓一个都是嫩生生的,他不过是没想到这个法子罢了!  黄钩此人心中本就无君无父,满心想着自创基业恢复祖上荣光,自是容不得人当面指出他的短处!  心有君父之人,岂能生出这样的心来?  都是一样的黑乌鸦,你演你的我演我的就得了,非得掀了桌子才能交流?  “噗……”  这世间大多数人都是死于话多,黄钩不像大多数楚人那样喜欢短矛,而是跟着一名来自荆山的刺客习得尖刀,因此出手飞快。  很快,那企图颠覆他统治、分裂团队的楚人,肚子上就多了几个对穿的透明窟窿,吭哧着吐了几口血,就软倒在地,顺着缓坡往下滚。  那群楚人顿时顾不得哭,也顾不得嘶嚎了。  能成功逃到大泽里,还活了下来的人,没有谁是傻的。  往脸上贴金可以,贴太多闪到某些人的眼了,可就不成了。  “我看这人必是公子鱼派来的奸人!诸君可别被他蛊惑!吾等大事在即,兄弟齐心,才能成事啊!来,为兄以水代酒,敬诸位一杯!”  黄钩给了个台阶,所有人都飞快的端起了自己的水碗,大声道:“兄弟齐心!大事可成!”  见他们如此,心知此番杀鸡儆猴已经收到成效,黄钩不由叹道:  “某知诸君心有顾虑,毕竟自高阳帝分封诸侯,这世间除了楚、鲁、郑、燕、赵、金六国,以及荆山公主的封地荆山国,就再无诸侯,若不是楚王负我黄家在先,某也不会走到这一步,诸君若不是与某境遇相似,也走不到一起来。哎!”  顿时,众人哪怕明知他在做戏,依旧齐齐点头,再次以水代酒,此事就算过去了。  #  白景源听得外面喧闹,见黑脸妇人替自己穿好衣服鞋袜梳好头,就不再管他,干脆从草棚里出来,想要看看热闹。  毕竟这些人每天都只知道闷头干活,一点意思都没有,难得有热闹可瞧,他可不能错过!  因为脚丫子差点泡烂了,鞋也很不习惯,他走路很轻,也很慢。  转过两间草棚,来到那缓坡之下,不等他搞清楚状况,就见一人好似滚木,从坡上滚了下来。  “嘭!”  携滚落之势,此人腿骨撞到他高高翘起的木质鞋头,发出低低的一声闷响!  白景源脚尖顿时就像踢到了鹅卵石,疼得他眼里瞬间就聚满了泪!  正在这时,他看到了那人胸腹间的大窟窿,以及露在外面的一截肠子,抬头一看,地上的血好似红毯,从坡顶一直延伸到他身前……  颈椎就像一百年没有上油的机器,他仿佛能听到自己扭头时的“咔咔”声。  艰难的把视线从那犹如车祸现场一般的地方挪开,他看到了一张死不瞑目的脸!  这是他第一次见识到这野蛮的世界,露出的獠牙!  满脑子现代思想的他,想要在这里活下去,唯有走上这条别人替他铺好的血毯。  一步,又一步。  足够幸运,方可寿终正寝。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