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积极的改变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逆天好运公子白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5章 积极的改变

分享到:
关闭

  白景源觉得,长辈们以前之所以总说他朽木不可雕,绝对是因为他们舍不得对他动真格的!  想想吧!  一出生就位于无数人努力一辈子都达不到的终点,他哪儿来奋进的动力?  脑子再聪明也没地儿使啊!净用来吃喝玩乐了,真是屈才呀!  看吧!  现在认识到身边有一窝随时都有可能让他横死刀下的凶人,学习能力不就瞬间变强了吗?  能在短短一天之内掌握好几十句日常用语,还能搞明白周围各种物品的名称,哪还是什么朽木?  简直外语小天才好吗!  之前偷偷摸摸学了那么久的楚言,一会儿怕这,一会儿怕那,费尽千辛万苦才学会个“可”与“否”,其实仔细一想就知道,这些野人早就看出来他不会说这里的话了,没准儿都在私底下偷笑呢!  看他今天大大方方的学,有不懂的,随便逮个人就问,不也没人把他怎样?  好多人还一改往日疏离,对他笑了呢!  以前安全顾问就曾教过他,如果被绑架,想要增加生还几率,首先就得了解对方的意图。  到底是寻仇?还是单纯想要钱?或者只是仇富,随便逮个有钱人发泄一番?  不怪他用绑架来形容现在的处境。  别看他在棚户区行动自如,之前他也有试着离开这里,结果刚走没多远,芦苇荡里立刻跳出个大汉来,示意他赶紧回去,否则就别怪他不客气!  所以他现在的处境和被绑架了,从本质上来讲,根本就没有区别!  更让人绝望的是,以前被绑架了还有可能等人来赎,现在却只能想法子自救!  他决定积极一点,而不是真的像只猪一样,住在草窝里,吃着粗糙的饭食,懵懵的等待未知的明天。  哪怕他人小力微,哪怕知道这些人对他有何图谋,也什么都不能改变,至少死也要做个明白鬼!  #  白景源刚走出草棚的时候,山坡上的大汉们就发现了,只是谁都没有出声,毕竟刚刚的事,对他们多少都有点冲击。  见他小心翼翼的擦着草棚往这边摸,众人不知他脚痛,只当他心怀鬼胎。  这可真是有意思得很!  顿时,山坡上气氛就松懈下来,无缝切换到了看戏模式。  甚至有个站在外围的荆山国逃奴为了讨好这群恶汉,特意瞅准白景源的行进路线,做了个滑稽的表情引起众人注意,随即动作夸张的将不远处被石头拦住的尸体踢下了坡!  那人刚死,血还是热的,往下滚的时候,就像涂墙那种滚筒似的,把血滚了一地。  戏台搭好,众人就等着白景源的表演。  大泽里生活实在无聊,除了打劫肥羊,也就吓唬小孩子比较好玩了。  白景源见到尸体那一瞬间,眼里立刻包上了泪,那呆愣的小表情看得众人大乐!  结果大伙儿刚笑到一半,就见他一脸淡定,转身沿着原路,继续迈着之前那种小心翼翼的步子往回走。  这种感觉,就像吃梨的时候不小心卡在喉咙里,真是憋死个人!  当下就有人“呸”了口浓痰,不忿道:“娘的!不愧是贵族!这么小!见到死人都不怕!”  这群人都是被家国所厌弃之人,活在世上犹如漂萍,最是愤世嫉俗,有人开了头,立刻有人跟上:“贵族何曾把我等贱民当人看?哪怕死在他眼前,也与土鸡瓦狗无异!”  且不说王宫里的贵人,就说世家大族,哪家哪户不是蓄养着成千上万的奴隶,就为了伺候那么几十上百号人?  想明白这一点,众人立刻变了脸色,纷纷骂起为富不仁的贵族来,好似他们祖上不是贵族,世世代代都是奴仆一般。  #  黄钩之所以能成为这一支野人的头领,不是因为他最勇武,而是因为他脑子最够用。  其他人在那大骂解恨的时候,他已经放下陶碗,撩起衣摆擦干净手上的油,从山坡后面离开了。  在他看来,无谓的唾骂是这世界上最没有价值的事,这样聚在一起大骂是很开心,可一旦人群散去,你就会发现,心里除了无尽的怒火,只有一片空虚。  他开始对这个贵族小童感到好奇。  就像他之前好奇他的来处一样。  倒不是对白景源有了其他的安排,只是单纯觉得,哦,随手捡回来的孩子,原来还有这一面?  生活无聊,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黄钩来到草棚附近的时候,恰好遇到黑脸妇人拦着白景源,想要劝他换到那个有张床、稍微大些的草棚去,他就站在不远处,静静的观察。  若是以前,白景源肯定会努力猜测黑脸妇人的意思,然后摆出一副“我知道你的意思,只是不想那么容易就听你安排”的贵族姿态,今天他却没有这么做,而是毫不掩饰的表示自己听不懂她的话,然后艰难的,用单个单个的词,尝试着与她交流。  黑脸妇人突然发现,原本很好伺候的小仙童,今天就跟变了个人似的,变得连前后左右这些简单的词都听不懂!  这个世界的贱民习惯了贵族的傲慢,之前白景源总是一副“我不屑与你说话”的高冷样子,反而更让她容易接受。  正当她急得满头大汗,生怕白景源乱走,把那一身华贵衣衫弄脏的时候,她听到一声如同天籁般的吩咐——  “荠!去摘果吧!”  见是黄钩,这个以荠这种春日里最最甘甜的野菜为名的黑脸妇人,立刻扔下白景源,抱起不远处的筐子就往野地里走,竟是一丝儿犹豫都不带的!  白景源微微瞪大了眼,眼里闪过不敢置信!明明刚刚她拦着他,死活不让她走的!  黄钩见了,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荠貌丑,在他看来,却是这里最好的妇人。  因为她听话,尤其听他的话,让她干嘛就干嘛,一丝儿折扣都不会打!  他走到白景源面前,像逗猫儿似的,抄着手弯着腰,戏谑一笑,随意道:“你想学楚言?”  白景源毫不掩饰对黄钩的忌惮,见他走来,立刻收起心底的疑惑,小心翼翼的猜测起黄钩的来意。  这么久了,他总共见过他四回,还每回都没跟他说过话,这次却主动靠近,到底有何图谋?  闲置几十年的脑子突然用起来,其实还挺好用?  白景源无师自通的想到了这些,一时竟有点小骄傲。  可惜他听不懂黄钩这句话。  黄钩也不气馁,或许他也没有指望过白景源能听懂。  他伸出手,将白景源抱了起来,指着身边的草棚道:“芦棚。”  刚开始白景源还没意识到他在教自己说话,直到他指着那草棚又重复一回“芦棚”这词,他才试探着跟着学。  “芦棚,芦棚……”  见他只是念过两遍就能记住发音,黄钩心底升起一股莫名的喜意,抱着他继续在棚户区里转,不时指着陶罐或者木桶之类的教他认,又掺着一些简单的日常用语让他学。  为了活命,白景源动力爆棚,学得极快!往往只需黄钩重复两遍,他就能学得七七八八。  黄钩不由感叹,果然血统不同,哪怕本来不懂,不得不从零开始学,速度也不是贱民能比的。  想到他那由大泽贱民生出来、哪怕带着黄氏血脉,依然不论怎么学都学不会写字的儿子,黄钩心情突然就变得很不好了!  被黄钩随手放到地上的白景源并不关心他为何心情不好,见他走了,立刻笑眯眯的揪着路过的雉,也不管她乐不乐意,愣是跟在她屁股后头,用刚学到的蹩脚楚言与她说话。  雉躲了两回,见实在躲不过,又无人说不可理他,也就开始纠正他的发音,说他刚刚说得不对。  白景源大喜!  没想到这年头的小女孩这么淳朴,不过是跟着她走几步,就让他达成了目的!  于是,接下来他就一直跟着雉,缠着她说话。  直到雉往草丛里钻,怎么撵他他都不走,然后雉气得哭了起来,雉的姐姐粟过来凶他,他才意识到什么,红着脸接着去纠缠别的人。  不管什么时候,当一个人手头有事可做的时候,各种负面情绪都会暂时撤退。  他喜欢这种感觉,并希望这种感觉能保持得长一点。  可惜,当天半夜他从噩梦中惊醒,就发现自己又发起了烧。  他不可能对活生生的人命毫不在乎。  哪怕那只是个没有家国的贱民。  所谓的淡定,不过是花了三十多年才塑造出来的假象!  这种对所有人的性命同样珍视的态度,是他与这个世界的贵族,最本质的不同。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