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原来还能这样?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逆天好运公子白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6章 原来还能这样?

分享到:
关闭

  对于白景源的感冒加重,以黄钩为首的本地土著都觉得他果真是贵人身子,一点苦都吃不了!  显然,他们并不认为白景源是因为惊吓过度才病倒的,只当他在冷水里涮了一下身上的泥,就给冻病了。  这一日,黄钩手下几位小头目相约而来,一见到他,就纷纷开口抱怨:  “咱可耽误不起了,再过一月不发动,可就得等明年了!”  楚地冬日多雨雪,到了那会儿哪怕正规军都得停战,何况他们这些野路子?  “是啊!反正华服也有了,就不用等他养好了吧?趁着他还能动,早点行动才是!万一他这病就好不了了呢?鸡飞蛋打,可不得空欢喜一场?”  “这计策最重要的就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万一其他几伙人得知此事,提前找来别的仙童占了先机,到时我等该当如何?”  “是极是极!某家祖上会造船,我们造个小船,到时候把他放到船上,让那些人远远看一眼,知道我们真有仙童就好了!”  以这小童通身气度,又有华服加持,一般的童儿可比不上!  只要他们占得先机,必定能成!  到时候万事既定,趁着冬日窝在棚里,正好开枝散叶!  属下一顿鼓噪,黄钩故作勉强的答应了。  反正仙童对他们来讲,也只是个道具,等到大泽统一,就是他魂断之时!  到时只需对外宣称仙童回到仙人身边去了即可,哪用得着管他病好没好?  之前不过是怕他在人前露出病容,让人怀疑。  毕竟仙人可不该生病!  “既然你小子会造船?怎不早说?”  想明白这点,黄钩眯眯眼,似笑非笑的对着那出主意之人。  那人也不怕他猜忌,只挠挠头,憨笑着说了句“毕竟不是什么光彩事”,众人就都理解了。  这年头,知识与技术永远只掌握在世家贵族手里,作为一名逃亡之人竟然会造船,说明不是他祖上是匠奴,就是他本人是。  匠人比起那些能伺候主人的奴仆还要低贱,的确不是什么光彩事。  若是从前,习惯了奴颜婢膝,可能不觉得有什么,自从来到大泽里,虽然物资匮乏,精神方面却是有了极大的长进。  在黄钩这个眼里没有君父、满脑子造反称雄的人长期熏陶下,这些人比起大泽里其他几股人马,自尊心格外强些。  之前不愿说出黑历史,实在正常。  简单商议过后,黄钩就同意了“速战速决”,这些人就开始造起船来。  在这个做什么都很慢,连王死了的消息,都要好几个月才能传遍国内的时代,哪怕只是一艘简陋的木板船,也要很久才能做好。  他们所谓的“立刻行动”,能在半个月内开始,就算得上快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野人大汉忙着备战,女人孩子忙着做入冬前的准备,白景源忙着学说话。  有一天醒来,他发现河里结了一层薄薄的冰,嘘嘘的时候,冰面被热水一激,“咔咔”的碎。  这时,那艘船,依然没有完工。  平日里胆子很小,话也不多的雉,因为他天天缠着,也变得熟悉起来。  雉已经对他小声抱怨过两回了,说马上河里就要上冻,再不采集多点食物,冬天就有很多人要挨饿,这时候大人们却抛下一堆活儿不干,跑去造船,真的好过分啊!  她只是个满脑子吃饱穿暖的小女孩,不懂那些大男人的雄心壮志,白景源也搞不懂,干脆不发一言,安静听着。  楚地多水,楚人善水,夏日里根本就用不上船,到了冬日里,这样只能坐两三个人的木板船也行不了多远,实在鸡肋得很。  听雉零零碎碎的抱怨了很多回,白景源才勉强搞明白她之所以怨气这么大的原因。  反正他一贯看不透这些人的迷惑行为,也就不再多想,只当这是一件打发时间的趣事,有时听得兴起,甚至还会嘲笑这群冬日造船的铁憨憨。  但日子一天天过,随着他对楚言的掌握程度越来越高,他从那些大汉的只言片语里拼凑出了一个消息——他们将要做一件大事!  旁敲侧击的问过荠,也问过雉和其他认识的孩子,他发现这些妇女儿童都不知晓那所谓的大事到底是什么!  或许是从来没做过这种事,行事不够周密,或者那些人根本就不信任他,他刚问完,眨眼就有人把他说了什么转告给了黄钩。  没两天黄钩就似笑非笑的找到他,让他不要再到处问了。  “你想知道,为何不问我呢?我又没说不告诉你!”  他像对待自家儿子一般,温柔的摸着他的头,好似在摸什么大宝贝。  白景源顿时顾不得羞耻,只觉头皮都炸了!  他要杀我!  莫名的直觉袭上心头!  他感觉,随着那件大事发生,他就会迎来危险!  该怎么办?  “你是不是在想,该怎么办?”  见他眼里藏不住的恐慌,黄钩很好奇,当他知道自己的计划之后,会是什么反应。  于是,他就跟他说了。  怕白景源听不懂,他还故意缓慢的说了两遍!  根本不在意他是否会反抗。  因为白景源对他来讲,不过是一只随手就能摁死的蚂蚁。  初冬的早晨,草木挂满了白霜,被懒洋洋的太阳一晒,霜化了就变得湿漉漉的。  就像此刻,他的额头与后背。  “他们不会信的。”  过了许久,他才听到自己干涩的回答。  黄钩听了这话,就像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大笑话,叉着腰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最后只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什么都没说就走了,只留白景源站在原地,呆若木鸡。  他想不明白,谁会因为有可能得罪他这个莫名其妙出现的“仙童”,就不敢忤逆“他的法旨”归顺黄钩,把自己的自由与权力葬送掉呢?  事实证明,他们真的会信。  就算有头脑清醒的头领,下面的人都信了,他也只能顺着民意。  多么愚昧的人啊!  他们相信这世界有神仙,相信他们的王是神鸟托生,相信那不知在何处的大纪王是太阳的化身,相信生病了可以把病从身上抓走,相信一旦忤逆他这个仙童,就会真的遭遇疾病与饥寒!  这些可怜的野人时刻准备着躲避贵族的捕奴队,还有来自凤凰台的猎人,他们没法定居下来开垦土地,自然就没有庄稼。  他们靠水里的鱼、天上的鸟、地上的野兽还有野菜野果充饥,若是运气够好,遇到一片成熟的菰米,哪怕水里有猪婆龙摆尾,也会冒着生命危险去采集……  白景源并不知道这些。  所以当他穿着一身华服,被人像雕像似的安放在船头,跟着船在没有猪婆龙出没的水域来回游,同时有人在岸上喊着那些不靠谱的话,随后半月,黄钩手下的人,就扩充了三倍之多,他整个人都是懵的。  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世界啊?  原来还能这样?  想要实现野心,这么容易的吗?  这是个多么明显的骗局啊!怎么也有人信?  事实证明,它就是这么容易。  等到冬天过半,他已经能熟练使用楚言,甚至还跟着来自郑国的人,学会了大半郑言,以及几句其他国家的话,黄钩终于凭借着他这个从天而降的仙童,将这片大泽里所有的人都聚集在了一起。  他们开始听从黄钩的命令,冒着风雪伐木、打桩、夯土,打算在大泽深处,那片长着树木的缓坡上,趁着冬日里王庭注意不到这里,造出一个城来。  若是操作得当,要不了多少年,他就能凭借手头的人马守住这个城,逼迫郑楚两国默许他在这片两国交界的大泽里,当个山大王!  白景源知道,黄钩所说的送他回天上的日子,就快来了……  他没想到,他穿越那日的情景,竟然被雉这个小丫头看个正着。  他也不知该高兴,还是该难过。  因为她的话,哪怕是涂这些年龄稍大的孩子都不信。  所有人都知道他从天而降这件事,但所有人都把这当做笑话来看。  现在他们都以为他是这个世界某个国家或世家流落到此的贵公子。  多可笑啊!这些相信世间有神灵的人,真的看到了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的外来者,却不相信他真的来自另一个时空!  他感觉那根勒住他脖子的绳子越来越紧,却毫无办法可想!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