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要不,你逃吧!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逆天好运公子白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7章 要不,你逃吧!

分享到:
关闭

  宽敞的木棚里,泥土夯得硬实平整,冒着热气的陶鬲站在火塘里,三只胖乎乎的尖脚,被火舌舔得漆黑。  小小的雉缩着肩膀蹲在火塘边,两眼紧盯着陶鬲中翻滚的粮食,用力掰断手里的枯枝。  “啪!”  掰成一段段的枯枝被她塞进火塘,火舌立刻肿了一圈,陶鬲里的粮食翻滚的更厉害了!  见差不多了,她就一边递柴维持火势,一边拿着烧火棍往外刨灰,偶尔还会拿起一根剥掉皮的淡黄树枝,在陶鬲里面搅一搅。  自从白景源告诉她,煮饭的时候经常搅一搅就不会烧糊,而火势变化又与饭食的口感有直接关系后,雉煮饭的时候都会这样做了。  如今上千人的聚集地里,不论是老婆婆还是小媳妇,谁煮的饭都没有她的口感好!  在白景源开始学说话,荠越来越嫌他难伺候的时候,雉就在黄钩的安排下替换了荠,成了照顾他的人。  雉巴掌大的小脸儿映着火光微微泛红,橘红的火舌在她眸中跳跃,就像他明天能否继续存活的希望一般,摇摆不定。  这是个聪明又勤劳的孩子,不过听他笼统的说了下怎么做饭更好吃,就能摸索着做得很好,就是话太少,还跟她姐姐学得有点腹黑,时常说话噎死个人。  本来白景源还觉得她好可怜,若是生在二十一世纪的地球,一定会有好多人爱她,被她气得半死之后,就不那么想了。  在这世界,有谁会比他更可怜?  她从一出生就在受苦,现在不过是穿上了比破旧葛衣更保暖的芦花袄,不过是跟着他蹭了几口饭,就一脸满足,他这个从来没有受过丁点儿罪的富家公子哥儿到了这,几乎每时每刻都在煎熬!不是更可怜吗?  讲真的,有时候他都会想,要是从小就吃不饱穿不暖就好了,至少那样,他肯定会学会很多技能,不至于到了这里只能抓瞎,连怎么做饭都说不清楚,还得人小姑娘自个儿发挥能动性。  哎~  白景源趴在厚厚的毛皮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晃着脚,底下苇席露出来的三角席花被他抠得“哗哗”直响。  他对刨完灰、把火调小后,缩在芦花袄里烤着火等待饭熟的雉道:  “我是仙童啊!你再不理我,就不怕我不高兴了,让你生病吗?”  雉扭过头认真看他。  他看起来很惬意,像往常那样死皮赖脸的逗她,不像在大人们面前那样,总是端正的坐着,浑身都透着疏离的贵气。  雉羡慕他好运,明明比她还可怜,孤孤单单的流落到大泽里,却可以穿华服,可以睡木屋,有苇席、毛皮可以用,还可以用木桶洗热水澡、用最漂亮的陶碗吃煮熟的饭,就连想要一天吃三顿,首领都允了他。  但她其实也很可怜他。  若是让她选的话,她宁愿穿透风的破葛衣,睡稻草堆,生嚼随手捡来的植物种子,也不要当仙童。  阿姊昨夜跟她讲,让她离仙童远些,今天就别来给他做饭了,甚至还教了她怎么装病把这事儿推给别人。  因为首领统一大泽之后,就不会再需要仙童了,这时候在他身边,会很危险……  但幼小的雉又舍不得他。  当年阿娘因为织坏了献给大王的布,被太守斩断双手吊死在城头,她和阿姊就跟着爹爹逃入了大泽。  来到这里的头一年冬天,爹爹就病死了,之后她和阿姊总是被人欺负,除了阿姊,没有旁人会与她说那些有趣的事,也没有人会教她做人的道理,自然也没有别人,需要她来教他说话……  所以会像姐姐一样待她,又总是需要她帮助的仙童,对她来讲是不一样的。  白景源见她还是不说话,从早上过来,就一直藏在眼里的不舍越发明显,就知道,黄钩所谓的“送他回天上”的日子应该就在最近了。  这个估摸着也就五六岁的小女孩儿,因为属于这个团体,还有个智慧的姐姐,她总能知道比他多得多的消息。  可惜她小小年纪就特别嘴严,否则他一定能通过她得知更多的事。  当然,若她话多,黄钩肯定也不会让她来照顾他。  心中有点悲凉,他却不知该怎么办。  这两天刚下了一场大雪,野地里已经看不到飞鸟,之前挂着果子的树,也都被人和鸟吃光了,所以哪怕他现在已经认得许多野地里的食物了,依然不敢逃。  再说,自其他几股人归附而来,黄钩就不许他见外人了。  他现在住的木屋,被一堆草棚围在中间,周围都是原本黄钩手下的人,他们知道仙童到底是怎么回事,也知道仙童给他们带来了什么,所以他们总是双目炯炯,死死的盯着周围,哪怕陌生的虫子路过,都不会放过!  他们对外宣称,这些人是他的仙仆,事实上,哎……  焦虑了好长一段时间,现在他也看开了。  人死鸟朝天,没准儿还能回去呢!  到时候祖母肯定会一边抱着他哭,一边叫着:“奶奶的乖孙,你受苦了,这两亿先拿去花着,不够再让你爸给你转点……”  想想甚至有点想笑呢!  心底揣着这不切实际的期待,日子也就不再那么难捱,至少他现在总是食欲很棒,睡得也很香。  “真不理我呀!那我真的要咒你了哟!”  白景源逗着这可爱的小萝莉,只觉心情又好了几分。  幸好老黄把那机器人一样的荠弄走了,不然这日子该有多难熬啊!  雉还是不说话,自顾自的端起陶碗,从陶鬲里盛饭。  “好吧!本仙童决定了!就咒你健康快乐的活到七十岁!嫁个好郎君!生一堆白胖的孩子!”  闻到饭熟的味道,白景源立刻跳了起来!  小萝莉再有意思,也比不上热乎乎的饭啊!  如今他这一天天的,也就这点盼头了!  雉盛饭的手顿了顿,低头眨眨眼,转过身,用手背擦干眼角,拿起白景源的木勺放到碗里,再笑着转身递给他:  “嘻嘻,你自己生病那么久都不好,我还好好的哩!你才不是仙童!”  她笑起来嘴边会浮起俩甜甜的小酒窝,特别可爱。  但她哭的时候,总是哭得让人看不出来。  因为一旦涂他们发现她哭了,就会欺负得更厉害。  听了这话,白景源郁闷了,只觉膝盖中了无数箭,不由接过饭碗,一边吃,一边吐槽:  “是啊!你也知道我不是仙童啊!可你为什么只当着我的面说这样的话呢?”  在面对外人的时候,怎么就一个比一个虔诚,哪怕往泥地里跪都不犹豫呢?  不都说古人淳朴(sha)吗?  真的相处过才知道,他们比他想象中精明得多,且比他更懂得利用这个时代的规则。  雉只看着他,抿嘴一笑,并不说话,好像他说了什么傻话一样。  可不就是傻话嘛,谁会把这种要命的话说出来呢?  “哎~我觉得,我大概就要死了。雉,我想认真的跟你告别。”  今晚不知怎么回事,白景源特别想说话,好像再不多说几句,就没有机会了似的。  “告别?什么是告别?”  从来没有人欢喜与她相遇,也不曾有人不舍与她别离,雉并不懂这句话的意思。  瘦小的姑娘有一双灵动的眼睛,在白景源看来,是个妥妥的美人胚子,可惜实在太小了,没有人会注意到这一点。  这段日子,有她相伴,他觉得日子也没有那么难捱,现在他心里的感觉,大概就和那种死了老公之后,与一只猫咪相伴十几年,即将死去的时候对着那只猫的感觉差不多。  他感觉自己有很多话想跟她说,不过是因为他只能对她讲。  “哎,告别啊,就是以后再也见不到了,跟你说一声啊!”  他若懂得一些能改善生活的技术,肯定会毫不保留的交给她,他运气不好,没法在这个世界好好的活下去,那就让她活得好一些吧!  可惜他除了享乐,什么也不懂,而她显然不具备享乐的条件。  所以他憋了许久,就只干巴巴的说出这么一句来。  或许,明天她就不会再来见他了,说不定,今夜就是他的死期……  曾经那些珍视他的人,他都没能与他们告别呢!  谁知道不过是打开卧室门,躺到床上,一觉醒来,就再也见不到了呢?  现在他能与雉认真的告别,总觉得人生突然都圆满起来了一样。  他觉得有点高兴,脸上甚至浮出个真诚的笑来,结果一低头,泪珠就滚到了装满菰米饭的碗里。  黄钩这人太毒了,他对贵族有着极深的怨恨,在杀死他的身体之前,已经先对他的心下了手,这些日子,他真的太怕了!  他的感冒拖了大半个月才好,又因黄钩这番骚操作日日悬心,自然瘦得不成人形。  比起刚来时的珠圆玉润,如今的他看起来苍白又单薄,若是风雪大些,怕是能把他卷到天上去!  见他坐在灰黑色的毛皮上,闷着头大口扒饭,雉眨眨眼,突然抿嘴握拳,颤抖着凑到他耳边,咬牙道:“要不,你逃跑吧!”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