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皮厚心黑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逆天好运公子白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9章 皮厚心黑

分享到:
关闭

  大纪不许诸侯蓄兵,却不能剥夺世家自卫的权利,因而各路诸侯都心照不宣的把兵养在最信任的臣子家里。  后氏飞黄腾达,成为楚国四姓之一,靠得就是这个。  为了延续家族辉煌,后氏对子孙的教育从未松懈,不论从军还是入仕,嫡支子弟冠礼之后都必须入伍历练。  先王继位时尚且年幼,那时后殳刚二十出头,正是年轻气盛锋芒毕露、成天幻想着干一番大事业的时候,祖父为了磨他的性子,就压着他为王看守宫门。  接触得多了,他与先王熟悉起来,每当先王被聪颖勇武的弟弟公子鱼比成了渣渣,就会拽着他的手哭诉。  刚开始他很是看不上先王,觉得他有失王族风范,楚国摊上他,真是倒了八辈子大霉!  他曾私下里与祖父抱怨,说上代先王选了这样软弱的王,而不是与他同母所出,各方面都更适合为王的公子鱼,实在是糊涂!  祖父就跟他讲,为人臣子,最幸运的,莫过于遇到的大王仁善。  软弱何尝不是仁善的一种?  上代先王又何尝不想选公子鱼呢?  可事实是,先王继位了。  这就是这个世界不可言说的真相之一。  这种事情,对世家子来讲,是很容易理解的事。  对世家来讲,王不需要能干,他只需要仁慈。  等后殳上了年纪,渐渐咂摸出味儿来,与先王的感情也就越来越好了。  这时候先王也成年了,他开始拥有大王的威严,不再像儿时那般叫后殳叔叔,只有某些彰显君臣情分的场合,才会玩笑般的提一嘴。  不过那时这个称呼已经不再象征情分,而是变成了王赐予臣子的荣耀,传到外面,也不是楚王仁弱,而是一段君臣相得的佳话。  这样的称呼,内心刚强的任袖是从来不叫的。  在她看来,为君者混到需要讨好臣子才能过上好日子的地步,真是愧对列祖列宗!她又没有坐到那位子上,何必委屈自己?  她唯一一次这样叫他,还是先王薨逝之后。  她在从王陵回宫的路上,一手拽着公子白,一手拽着他的袖子,声泪俱下,口口声声喊着:“叔叔助我!鱼要杀我!”  然后他就在她的算计之下,一步步陷入了如今进退两难的局面,真是悔不当初!  一声“叔叔”喊得后殳怒火更炽!当下顾不得许多,握紧腰间宝剑,撩开帐帘,一步就跨了进去!  帐中侍从皆是王后心腹,见后殳无理,近侍剑已出鞘,任袖却伸出素白的手轻轻挥了挥,示意他们退下。  她也没料到儿子的病来得这么急,短短几天就药石无救。  今天要闯过这一关,靠武力可不行。  凤凰台下四大家族,数后氏人最为勇武。  现在随后殳闯进来的从人皆是他庶出的兄弟,个个武艺高强忠心耿耿,仅凭她手下这些,哪怕攻其不备出其不意,也不可能毫发无损,何况他敢闯进来,他那些从人必定早就做好了厮杀的准备,何必自取其辱?  卧榻边,仙鹤衔鱼鎏金青铜灯里,灯花“噼啪”炸响,帐中光线猛然变暗,后殳还是一眼就看清了帐中情形!  任袖的荒唐行径自是气人,但最让他接受不了的是,公子白果真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他早知任袖皮厚心黑,行事也疯狂,没想到她果真做得出这种事来!不由按剑怒道:  “闲话莫提!公子何在?!你这恶妇!把他藏到哪里去了?快快让他出来!”  这话真是丝毫情面都不留。  他想先把她钉在耻辱柱上,然后脱身?  也是,刚他就在外头,当着这么多侍从的面直呼她的名字,还扬言要杀了她,多半早就得了确切的消息。  【没准儿吾儿刚去,便有人为他通风报信!现在跟我装什么装?】  这么一想,任袖大怒,却未露出一丝怒容。  只见她拔下发间金簪,一手撑着塌,半个身子压在那精美的凤鸟纹漆箱之上,一手不紧不慢的挑了挑灯芯。  帐中猛然变亮,后殳看到她脸上无所谓的表情,手握长剑,抬起又放下,放下又抬起,许久都下不了决心。  任袖斜睨他一眼,嘲讽道:“你们后家人优柔寡断的行事风范,在你这儿真是传承得好!啧,怕是吃屎都赶不上热乎的!”  公子尸身都硬了,明明早就得了消息,他竟能磨磨蹭蹭在外头表演跪求的戏码挣美名,想给她罪加一等?这让她分外看不上他!  想要好处的时候,不管是跟在妇人后头,还是听从孩童吩咐,都应得干脆,到了这会儿,真是一点面皮都不要了!  “公子何在?!”  后殳“噌”的一下抽出佩剑,上前一步,红着眼,并未被她岔开话题。  前几日就知道公子病了,可他每日前来求见,王后都不允,王后新寡,又正值花信之年,他想早日拥立公子即位,若不想撕破脸皮,自是不敢擅闯未来太后的寝帐!  后来没法,他就用出了长跪不起这一招,料想王后绝对扛不住士人口诛笔伐,结果没跪多久,他就听到里面传出了压抑的哭声,虽然很短暂,他还是听到了,这才毫不犹豫的带着从人闯了进来。  没想到到她这儿,就成了“吃屎都赶不上热乎的”,要不是如今情况如此,就为了她这句话,他就能与她不死不休!  “吾儿一去,我就将他沉了水,赤条条的来,也赤条条的去,说起来他比我命好多了,如今这样清清白白的走了,也省得年幼失怙,跟着无能的母后,处处受人欺辱!”  任袖大袖一甩,白生生的胳膊露出半截,竟是撑着下巴,撑着衣箱靠在了健奴怀里!  这指桑骂槐的爽脆劲儿!还有这说谎不眨眼的不要脸功夫!不愧是郑姬!  见她油盐不进、放浪形骸,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后殳心底莫名升起一股压不下去的恐慌!  他之所以闯进来,不过是不相信这个噩耗!他认为那传话的侍者一定说了谎!  任袖如此聪慧,又怎能不知公子的重要性?怎会任由这种事情发生?  后殳就跟疯了一样,握着寒光闪闪的剑满帐子钻,最后一无所获,竟来到任袖面前,用剑指着她的鼻尖,怒吼道:  “王后莫要戏耍老夫!还不快快让公子出来见我!”  还给我装?!  任袖大怒,跳起来就要伸手去抓他手里的剑!  刚经历丧子之痛,她可没有那么多精神,来陪他做戏!  后殳连忙后跳,一时竟不知该如何是好。  他可不敢真的杀她!  威胁她,可以说是士人气节,也可以说他对王太过衷心,若是杀了她,那可就不一样了!  “叔叔可要想好了!我这条命不值什么,谋杀楚王遗孤、害楚国去国的名头,你!还有你们后家!可!担!待!不!起!”  后殳被她逼得步步后退。  辗转腾挪间,花白的须发飘飞,额头冷汗一滴又一滴的往下……  他知道,她这是在逼他!  她竟想将公子之死栽到后氏头上!  身为王后,行事疯狂,做了错事,竟不愿承担责任,反而逼着他给她解决麻烦!  真是无耻!无耻之尤!  但……却很有效。  因为她只需抹了自个儿脖子,那他与整个后氏,都将沦为天下共诛的对象!  她现在这疯狂的样子,连往利剑之上撞都不怕,他相信她若是下定决心自裁,肯定不会犹豫!  “你给我装什么无辜?装什么蠢?若你后家不图谋兵权,又岂会随我母子离开凤凰台?”  一个个的,不过是把她儿子当做香饽饽!  谁都想来啃一口!  雉子为王,谁得雉子谁为王,端的是好打算!  既然你们可以,本宫为何不可?  就因为生成了女儿身?  现在这个香饽饽突然没了,后家与公子鱼斗得你死我活,想回头都回不去了,就想起她这个“弱女子”了?  想让她遗臭万年,换后氏回头上岸?  我呸!  做梦去吧!  都来给老娘好好背锅!  后殳不知不觉退到了炭盆面前,关键时刻被从人抱开,节奏被打断,竟不等站稳,就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见此,任袖哈哈大笑,直到眼角泛泪,这才一屁股坐回榻上,一把掀开了那只衣箱,面无表情的看向后殳,指着箱内,冷冷道:  “吾儿在此,你不是要见吗?来吧!本宫成全你!”  看清箱中面目青白的公子,后殳面若死灰,再次喷血,竟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没想到有朝一日,以他心计,竟比不上一个窝在凤凰台,十年都不曾吭过声的小妇人!  当日为先王求娶此女,还当郑王那句“可惜吾儿生来不是男儿身”,只是郑王为了往她脸上贴金!  祖父!殳不如您甚多!  当日为王求娶此女,您就摇头,说此女并非吾王良配,其心刚强,且小小年纪就懂得韬光养晦,比男儿也不遑多让,有朝一日尝到权势的味道……  难道后氏就要亡在老夫手里吗?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