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逆天好运公子白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10章 祭蠹

分享到:
关闭

  “今晚好像很热闹,他们在做什么?”  火塘里的火星慢慢暗了下来,天也彻底黑了,若是往日到了这时辰,聚居地里大部分人都睡了,今日却依旧人声鼎沸。  白景源眉眼带笑,看着雉脸上不知何时蹭上的烟灰,随口岔开了话题。  作为一个习惯等价交换的现代人,身无长物的穿越到这凶残世界,他自认就算有人愿意为他做事,他也付不起代价,所以这么久了,他并没有试图收服这里的任何一人。  强者他没法收服,弱者却会受他连累丢了性命,何苦来哉?  因而明知雉说那话是真心,他听了也觉得很高兴,还是没有接茬。  他已经好多天都没出过这个木屋了。  这片已经开始建城的山坡,外来者实在太多了,黄钩不许他与他们见面。  所以他是真的挺好奇外头发生了什么事。  雉却瞬间哭了出来,一把将他推开,捂着脸跑了出去。  她觉得很受伤。  她真心想要帮他逃跑,甚至已经做好了失去性命的准备!  结果他却完全不当真!  白景源叹了口气,站在门口,目送她一路沿着缓坡跑远。  他对这个世界还不够了解,所以他并不知道,在这里,士为知己者死,是上到三公九卿下到百姓奴隶都追捧的时尚,他习以为常的平等与尊重,对雉来讲,却比命还要贵重!  她与阿姊在这里生活得并不好,因为她们总是受欺负。  阿姊成天不是害怕肚子大起来,就是害怕那些汉子棚里的妇人打她,她也成天害怕挨揍,害怕吃不饱半夜冻死,她们都曾想过逃走,可天下之大,她们又能逃到哪里去呢?  连为了自己,雉都不曾鼓起这样的勇气,结果却遭到白景源的冷处理,小姑娘顿时就受不了了!  “雉还小呢!还得再等等哟!”  “嘻嘻!小仙童就是不一样!”  果不其然,木屋外面早有人守着,见雉哭着跑了,又不知他俩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就往奇奇怪怪的方向想了。  白景源皮厚,无视他俩猥/琐的目光,只当啥也没发生,淡定自若的问道:  “今夜有何事发生?为何如此喧闹?”  虽然不一定会得到回答,他还是问出了口。  哪知今日这些看着他的汉子格外好说话,也不知是不是因为看了一场好戏,心情好?  其中一个笑嘻嘻道:“祭蠹啊!公子家乡没有这个吗?”  这些人总是自以为隐蔽的打听他的家乡,白景源再次无视,只问自己感兴趣的:“什么是祭蠹?”  楚言他已学得差不多,可一些本地习俗,还是不太了解。  如今连死都不怕了,他才不怕他们猜疑。  “地已平好,就要建屋,当然要先祭祀蠹娘娘,让她莫要啃坏屋子啊!”  那人像看什么稀奇似的,瞪着眼睛看着白景源。  城主府自是要用好木头来造的,不像那些简陋的草棚,不怕虫蠹,当然得好好祭祀一番才行!  白景源也不在意他们的目光,只站在门口,远远的望着城址那边的火光,问:“我能过去看看吗?”  两个守卫对视一眼,竟然答应了。  不过,他们给了他一件麻衣,让他换上。  摸着身上厚实保暖的锦缎华服,白景源看着天上飘落的雪,犹豫不决。  “快些穿在外头就是!磨蹭什么?”  竟是比他还要着急!  白景源立刻裹好麻衣,被这两人夹在中间,蹭着树丛,从黑漆漆的荒地里摸了过去。  刚开始他还有点不明白这是为何,到了地头,见到那篝火周围放着的酒坛子,还有汉子们脸上的垂涎之色,白景源这才意识到,原来,留下来看着他的这俩大汉,是馋酒了!  大泽里酒水难得,他们想要喝酒,又怕他逃了,干脆带着他一块儿过来。  只是他的华服太过显眼,这才让他穿上麻衣。  远离篝火的地方光线并不好,几乎所有的人都来了这里看热闹,他们仨混进人群里,眨眼就找不到了。  倒是打的好主意!  白景源也不拆穿,他的日子实在难捱,难得有热闹可以看,怎么愿意错过?  和他一样钻在人群里看热闹的小孩子有很多,他除了皮肤特别白,一点也不显眼。  发现这一点的第一时间,他就把头发扯散遮住了大半头脸,之后乖乖躲在人群里,只从人缝里往前瞄,倒是没有被人发现。  他们来的时候,正有一群光着膀子、脸上用锅底灰画着奇怪图案的大汉在绕着篝火跳祭祀舞,一边跳,还一边高声的唱着歌。  不知过了多久,有个脸上用朱砂绘了凤鸟纹,大氅上缀满鲜艳羽毛的老者抱起一坛酒,一把拍开泥封,然后用一种白景源听不懂的语言说了几句话,随即整个人群都沸腾起来了!  见周围的人一边欢呼一边跪下,白景源连忙蹲下,好让自己不那么显眼。  就在他缩在人群里,偷偷打量周围的时候,夜风带来一股酸涩的酒味,一时间,他竟有点怀疑那是身边大汉太久没有洗澡的馊味!  但很快他就见到了大汉们吸鼻子、咽唾沫的样子,那声音,就像一群小蟾蜍似的。  “咕哇~咕哇~”  要不要这么夸张!  不过这也说明,这真的是酒。  这个时代的酒。  饭都吃不饱的时候,用珍贵的粮食酿出来的劣酒。  这些人有的或许一辈子都没有机会喝一口这种金贵玩意,自是把它看得无比珍贵。  白景源叹了口气,对这世界又多了一点了解。  跪下,站起,跪下,站起,也不知跪了多少次,那老者的歌声终于歇了,人群的忍耐也差不多到了极限。  随着第一坛酒开封,那俩一直留只眼睛盯着他的汉子就不管他了,眼里只剩下那麻麻赖赖的粗陋酒坛!  人群跪拜的时候,白景源趁着混乱,不知不觉就挪到了人群边缘。  因为他哪怕不打算逃跑,也怕被激动过度的人群给踩死。  刚开始他还以为那老者开了酒,就是要喝了,结果第一碗却是对着天空泼了出去,随后又往地上泼了一碗。  接下来,光膀子大汉息了声,换了那打扮夸张的老者独唱。  之前的汉子唱得人热血沸腾,这老者的歌却悠远而又苍凉,莫名给人一种古老的感觉。  周围的人听得如痴如醉,不一会儿,甚至有人低声啜泣,白景源只隐隐听出了一句“蠹兮蠹兮,予尔美妻”,然后,就有一眼熟的妙龄女子,被一大汉抓在手里,不顾她挣扎,一把按在那刚刚平整好,打算建成城主府的地方,一刀斩了下去……  “啊!!!”  幸好他反应快,及时把手塞进了嘴里!  圆滚滚的头上,发丝少见的顺滑柔亮,滚到白景源一米外时,红艳的嘴唇还在翕动。  白景源双腿发抖,看着她瞪大的不甘双眸,不知不觉就退到了夜色之中!  周围有汉子说着可惜的话,也有人不顾祭祀正在进行,抓起身边的女人就打。  直到那老者长吁一声,吩咐分酒,那群汉子立刻什么都顾不上了,一个个俩眼死盯着酒坛,恨不得抡起拳头打跑周围的人,好挤到最前面!  见那些小孩子也纷纷往前凑,已经没有人管他了,白景源这才握紧拳头,压住心底的恐惧,往雉的草棚跑!  因为那女子,是雉的姐姐粟!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