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太庙山下的种田娃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器王炼天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一章 太庙山下的种田娃

分享到:
关闭

群烟环绕的太庙山下是个农家村子。

村里有个种田的叫夏天,他年龄不过十四岁,可却种了十年的田,他只有两亩三分田,任凭他多么用心的种,每一年被地主征收了之后,他余下的粮食都只能让他平均一天吃上少少的一顿半饭。

他是个孤儿,也是个弃婴,大约满月的时候就被种了一辈子田的爷爷拣了回来,可他四岁的时候爷爷却走了,靠着周围的接济,自己的挣扎他总算活了过来,周围的人都觉得真是个奇迹。

他人很瘦,长时间被太阳照射,所以他也很黑,他虽然模样不差,可那些农家姑娘们没一个看得上他,只因为他穷。

爷爷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夏天能够帮他传宗接代,可讨姑娘是要钱的,尽管夏天已经存了六年的钱,那是每天都吃不饱肚子的他,从牙缝里挤出来,即使如此还是远远不够。

钱被他放在内衣口袋里,用针线缝了起来,这是他吸取了以前掉了两铜板的教训,本来就饿着肚子的他,因为没了钱甚至连续两天没能吃饭,尽管两个铜板只能买三个馒头,可他每天的粮食也只有一个半而已。

种田的都很穷,今天的夏天依旧像往常一样扛起锄头去自己的田里,路过农家大院的时候,听到了人群议论的声音,他有些好奇的走向里面。

看了看周围的环境,确定的这一家是农家院子大家常叫的三丫头的家,农家人没学问,孩子很少取名字,都是随便阿猫阿狗的叫,三丫头排老三,所以就直接叫了三丫头。

今天不知怎么回事,站在外面就能够听到三丫头的哭泣声,凄凄凉凉的。

“唉,王老头子一走,这三丫头可咋办啊!”

“三丫头命可真苦,他两个哥哥前几年才被神仙比试波及到了,没了命,现在他老汉有这样了。”

……

听了半天,夏天算明白了,那些神仙又在打架了,每一次神仙打架农家村子的人总会遭殃几个,可神仙们总是视凡人如粪土,看都不看一眼。

夏天的胸中莫名的涌起一阵怒火,他向来冷静,冷静到自己的爷爷死时他也没能哭出来,他觉得那个时候应该要笑,要让爷爷走的无牵无挂,要让他不要在天上担忧自己,可此刻也有些怒火中烧。

摸摸内衣的两钱零三个铜板,他想了想挤过了人群,来到了屋内,屋子里三丫头哭泣着,身旁也没个人安慰,三丫头长得并不漂亮,一张脸蛋乌起码黑的,农家人吃的差,身材也平平的,记得小时候她就这么模样,所以只怕是农家娶不起媳妇的人也不会要她。

夏天走到她的身边,将衣服扯开拿出了钱,放在了桌子上说道:“从今天起你也要靠自己了!”

他放下了钱就走了,他不觉得后悔,也觉得很正常,诚如他四岁就开始跟着大人拿着小耙子扒地,或者下种子一样,人若是靠不了别人,就只能靠自己。

三丫头黑亮的眼珠子稍微闪现了一点神采,木讷的看着夏天离开的身影,心中涌过了一丝暖流。

推开人群的夏天走在路上,没有一丝后悔,尽管这样他便离讨姑娘的可能越来越远了,可他还是很高兴,他觉得自己只是做了该做的事情一样,小时候接济过他的就有王家人,他要报恩。

他依旧准备去种田,一天不种田,他很有可能会一天没饭吃,农家人就是这么苦,特别是这个漫天神仙的世界。

他不知道,云层中有一双眼睛注视着他,那人中年模样,下巴上留着一撇胡子,他带着笑点着头,用手抚着胡子,似乎很满意。

他驾着云,飞了下来,一瞬间就出现在夏天的面前,将夏天吓得一颤,他看清楚了对方从天上下来的,只当又是神仙要打架了,害怕波及自己慌忙就要逃跑。

可神仙却只一挥手,他的周围就出现了一张大手把他给捉了起来,夏天急的哇哇直叫,可他那身板子使出来的力气怎么也挣脱不开。

“你要不要跟我学本事?”中年人笑着走到他的面前,语气温和的问道。

神仙们是什么样子的,那是残暴的,目中无人的,视人如粪土蝼蚁的,何曾这么心平气和的对人说过话,只要有神仙出现的地方,就会有人死,这是夏天一直以来的想法。

可眼前的这个人却把他的想法拧了个转,他低着头摇摇头道:“我还要种田呢,不种田就会没饭吃!”

每日可以随意享受三餐的人体会不了一年到头挣扎着却只能吃上一餐半的人心里有多苦。

中年人许久不曾波动的心思也被他的话撩起了一点端倪,他温和的笑着,松开了气化的大手,抚摸着夏天的脑袋道:“学好了本事一样会有饭吃的。”

夏天一听,抬起了头,用那双纯净的眼睛看着他道:“真的?那能够一天吃上三个馒头吗?”

不知怎地,中年人听到他的话有种想哭的冲动。

可哭了,就扰了气氛,他大笑着拍拍夏天的肩膀说道:“一天给你五个!”

这个中年人叫岳山,是太庙山的修真者,辟谷期的高人,他见夏天心思淳朴,便动了收徒的心思,尽管夏天的天赋并不高,可夏天的遭遇让他想到了小时候的自己,那是多么的相像啊,若不是遇到了自己的师傅,只怕是他也还在这世上挣扎着。

夏天要走了,可他舍不得自家的那破烂棚子屋,屋子里的破烂家具,还有那两亩三分田,他还问了问能不能把这些也带上。

弄得岳山哭笑不得,他说道:“山上这些东西都有,也都很好,可以不用带。”

夏天想了想还是把这些东西拿到了三丫头家,跟她说道:“三丫头,这些东西就留给你了,我要跟师傅去学本事了,等我学好了本事就帮你报仇!”

三丫头听得眼眶中不断溢出泪水,不住的点头,还叮嘱夏天要好好学本事,不要浪费了这个机会。

这一来庄子里的人都知道了,敲着锣打着鼓的恭送夏天离去,那些曾经欺负他的人也颤颤巍巍的贡献了些铜板,夏天一股脑的全收过来,塞进了三丫头的手里。

岳山见夏天的事情已经办妥,便将随身挂在腰间的酒葫芦拿在手中,往天上一丢,只见那刚才还能被拿在手中的葫芦一下子变得足有小房子那么大的落在地上,看的周围的人都傻了眼,这就是神仙的本事。

岳山一指还在发呆的夏天,夏天就觉得有只无形的手将自己的身子抓了起来,可他知道师父也不会害自己,就任由他抓着,直到那手将他放在了葫芦上。

岳山紧接着也一跃而上,然后他用右手掐了法诀,葫芦便腾空而起,越来越高,越来越远,直到下面欢呼的人群的声音一点也传不过来。

“离开家会不会有想要哭的想法?”岳山问夏天。

夏天摇摇头道:“等我学成了本事就要回来,让大家每天都能吃上五个馒头,所以我不用哭。”

“你这孩子”岳山不由笑道,可他心中也多是安慰。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