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寒老逝世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圣临万界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一章 寒老逝世

分享到:
关闭

  古武元历9586年古界旧主古风仙逝,古界新主以二百岁之龄位列古界之主,掌控一界,睥睨天下,手段雷厉风行,上位第一天便大改天下制度,破旧立新,设古界新历,古界尚武风气一度达到顶峰,隐隐呈现出超越十二界之首圣光界的趋势。  百年之后,神界巨变,在古武新历百年盛典上,新主突然神脉尽断而死,新主之徒孟轲冒天下之大不韪,发起叛变,强势上位,以雷霆之击毁灭所有跟随新主的势力,违抗者无一幸存,手段堪称恶毒。  古武新历1315年  南荒域天星国的一个偏远小城,名为千岚城,因临近落星山脉而小有名气。  此时,这个渺小的城市上空,一块漆黑的巨大乌云从远处滚滚而来,与大地连成了一片,整个世界陷入了黑暗,狂风呼啸,暴雨滂沱,仿佛一头洪荒巨兽张开血盆大嘴将整个城市吞噬。  狂风暴雨之下,千岚城的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落,一座破烂的茅草屋在狂风暴雨中显得摇摇欲坠,但隐隐中好像有股力量支撑着它,竟让它如同不倒翁一般倔强。屋中燃起着一盏煤油灯,小小的火焰曳曳晃动,好似在哭泣。  屋中有一张破烂的草床,死死地将一位老人抓住,令其动弹不得,如果不是老人的眼神尚还有着些许神芒,或许会被认为是个死人,但眉间隐隐浮现的死气预示着老人所剩的时间已然不多。老人枯燥的双手紧紧握着两只稚嫩的小手,似乎还有什么放心不下。  两只小手的主人此时正跪在草床的两侧,十五岁的男孩名叫韩风,布满血丝的眼神死死地盯着老人的脸,只是为了能再多看几眼,床的另一边是一个十一岁的小女孩,名叫韩雪,小脸上一双梦幻般的大眼睛朦胧着,泪水从她的下巴止不住的往下滴。  突然间,老人的握住他们的双手微微一抖,眼中闪过一丝暗芒,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干裂的嘴唇张了张,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一道虚弱甘涩的的声音传出:  “雪儿,不许哭了听到没有,寒爷爷只是累了,想睡一个很长很长的觉,你这样哭哭啼啼的,是要让寒爷爷睡得不安稳吗?”  韩雪听到话后也没有回应,她自然明白寒老这是在安慰她,眼泪还是止不住的流,只是一颗小脑袋拼命地甩着,不知是点头还是摇头。  寒老看着眼前这个可爱的小女孩,流露出了疼爱与不舍的眼神,随后缓缓转过头看向了韩风,脸色也变得严肃了起来,说道:  “风儿,把你的袖子撩起来。”  韩风听闻立马将袖子捥了起来,只见其胳膊处,一个暗蓝色的火焰图案隐隐闪烁着。这个图案并不是刻画在皮肤表面,而是透过皮肉从骨骼中映射出来,仿佛暗藏着惊天的能量,随时都要喷涌而出。  寒老神色复杂的看着韩风胳膊上的图案,好似看着一粒苦味的糖果,眼神中闪过一丝挣扎,足足定格了半分钟才无奈的叹了口气,缓缓说道:  “风儿,接下来我的话你要铭记在心里,但是你要记住,实力不够之前千万不要冲动,明白了吗?”  韩风看着寒老也不说话,只是木讷的点了点头。  “风儿,你不是一直问我你的父母,你的亲人都在哪吗,先前我之所以一直没有告诉你是因为怕你的修炼之路上压力太大,容易产生心魔,如今你长大了,我的时间也已经不多了,若是在不告知你恐怕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寒老说到这顿了顿,深吸了口气继续说道:“你出生的地方名叫圣天域,那是一个比...比南荒域还要大上数十倍的地域,至于在哪儿,等你的实力到了一定程度自会知道,你只需知道你是圣天域韩家族长韩天龙的小儿子,你的母亲名叫宫月,而我则是你母亲身边的暗卫,你的父母当年并不是不要你了,他们都非常爱你,他们很优秀,但是...但是优秀的人往往遭人嫉恨呐。”  说到这,寒老眼神中闪过一丝怒意,猛吸一口气剧烈的咳嗽了几声。  韩风神色激动的望着寒老,这件事他已经问了寒老十几年了,但是后者一直讳莫如深,也许是因为马上就要离世,再不说的话韩风恐怕这辈子都别想知道自己的身世了,才选择在此时告知。  韩风意识到自己这十多年来可能一直误会着自己的父母,他一直想不明白到底是多么狠心的人才舍得将自己的亲生骨肉抛弃掉,但是此时听到寒老的话,他隐隐才感觉到事情并不简单,当年自己的父母似乎并不是有意要抛弃自己,而是遇到了什么危险,有着难言的苦衷。  他的双手紧紧地握着寒老的手,紧张地沉声问道:  “寒老,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寒老笑了笑,这臭小子整天老头长老头短的,好像还是第一次称呼自己为寒老。随后便迅速调整了一下情绪,沉声说道:  “十六年前的一个深夜,伴随着一声稚嫩的啼叫,韩家上至老家主,下至两三岁的幼儿纷纷从睡梦中惊醒,当然不是那声啼叫有多么响亮,而是在那一刻,整个韩家族人都蓦然地感受到一股来自元魂的颤栗,那是来自最精纯的韩家本命元魂幽星火的威慑力,他们纷纷推开房门,聚集在了韩家大院之中,目光齐齐看向了一间灯火通明的屋子,风儿,当时那个出世的婴儿就是你。”  韩风凝视着自己手臂上的火焰图案,喃喃道:  “原来你的名字叫作幽星火。”  寒老像是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中,并没有回应韩风,而是继续自顾自说道:  “那天夜里,韩家老族长,也就是你的爷爷韩天耀,抱着你悬立在百米之上的高空俯视着所有韩家之人,以不容抗拒的语气正式宣布将你立为韩家少族长,拥有与现任家主相同的地位和权力,韩家上下任何人不得有异议。这一夜,韩家所有人沉浸在激动与喜悦的气氛中,但是暗中却有几只老鼠阴沉着脸悄然退下。”  “一个月后,韩家二爷,韩天龙的弟弟韩天阳,也就是你那所谓的二叔,竟然联合数名长老勾结古家之人发起叛变,你的父亲和爷爷为了保护你和你的母亲纷纷被打成重伤,而你的母亲冒死将你送回宫家寻求帮助,岂料非但没得到庇护,你的母亲反而被你外公禁足,无奈之下,小姐只能暗中派我将你带到这南荒域避难。”  韩风听完寒老的话脸色出奇的平静,但是他那双颤抖的双手,咬紧的牙关以及那嘴角流出的一丝鲜血却暴露出了他内心的愤怒。  “韩天阳,呵呵,二叔?宫飞羽,外公?还有那几个长老和古家之人,我韩风在此立誓,来日必让你们受尽抽筋剥骨之痛,为我父母和爷爷报仇!”韩风心里恨恨的想着。  一个十五岁的小男孩立下如此毒誓,可想而知他的内心是有多么的愤怒。  寒老神色复杂的看着浑身颤抖的韩风,叹了一口气说道:  “风儿,我知道你心中的恨,你以后若是能成功报仇,其他人如何我不管,但是看在我养育你这么多年的份上,我恳请你,如果可以的话,请给你外公宫飞羽一个机会,你外公是我的救命恩人,更是你母亲的生父,他赐我宫姓,让我留在宫家给小姐做暗卫,如果没有他,我可能早在一百多年前就已经身死道消,而且宫家势力本就比韩家弱,更何况还有一个古家在一旁虎视眈眈,你外公也是为了整个宫家着想,才迫不得已出此下策的。”  韩风看着寒老犹豫了很久,眼神挣扎了片刻,最终还是缓缓点头答应了寒老:“老头,你放心吧,我答应你。”  得到韩风的承诺,寒老的悬着的心终于是放了下来,紧绷的身子也在此刻松弛了下来,好像是嫌气氛过于沉闷,他便笑了笑说道:  “呵呵,臭小子,听了十几年,还是这声老头听的习惯啊!”随后双眼便缓缓合上,抓着韩风和韩雪的手也在同时耷拉了下来,伴随而来的是天空之中传来的一声巨响,雨下得更大了,似乎是在为寒老送行。  感受到手中对方那无力的手,看着寒老缓缓闭上的双眼,韩风浑身猛的颤抖了一下,腥红的双眼终是留下了一滴眼泪,这一幕要是被寒老看见,肯定得欣慰死,他可是知道,韩风五六岁那年在和一头一阶大地暴熊的战斗中,被打断了数根肋骨,硬是没吭过一声。  而一旁的韩雪则是早已哭成了泪人,大喊了一声寒爷爷之后便是晕了过去,韩风急忙起身上前抱起了她,将她慢慢的放在了床上,随后便将寒老的尸体抱了起来,缓缓走出草屋,这个年纪的韩风身高并不是很高,但是他此时的背影看着却异常挺拔。  茅草屋后面不远处有一处小山坡,此时风雨已然退去,月亮也是钻了出来,但是泥土还是湿润的。此时的坡顶,一个少年放下了手中的锄头,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在身上窸窸窣窣摸索了半天,最后掏出了一个破旧的酒葫芦,怔怔地看着眼前的小坟堆,口中喃喃道:  “老头,你这个宝贝以前是碰都不给我碰一下啊,现在你归天了,扔了也怪可惜的,不如就继承给我吧,嘿嘿!”  笑着笑着,韩风哽咽了起来,随后便猛的拔开了酒塞,仰起头便是灌了一口酒,也许是从来没有喝过酒的缘故,这股突如其来的烈味呛得韩风直咳嗽,然而韩风并没有感到任何不适,反而大喊了一声爽,随后又是猛的灌了一口,随后流着泪看着寒老的坟墓喊道:  “老头,现在我身上身无分文呐,只能委屈你一下,先在这小土堆中将就一段时间了,我向你保证,等我以后有钱了,肯定给你换个新家!”  “嘿,老头,你还记得吗,那时候我们还在西风国闯荡呢,有一次我被一头臭熊打断了几根肋骨,你个老东西给我涂那个臭气熏天的药膏的时候,我硬是一声没吭,你还夸我忍耐力强,我告诉你,纯你妈扯淡,老子那时疼的都快虚脱了,还哪来什么狗屁力气讲话,不过我那时也默认了,反正你夸都夸了,哈哈哈哈......”  “噢,我想起来了!你个臭老头一开始还跟我说那坨臭玩意儿是口服的,害的老子吐的三天都吃不进东西,妈的,现在想想还是觉得气,有你这么照顾病人的吗?”  “对了对了,还有一次在寒风林你带我历练的时候,你抛下我一个人和那头疾风豹大战了三百个回合,你老实说你那次是不是跑去偷看美女洗澡了,别以为那时候老子年纪小就什么都不懂,你特么回来的时候下面还顶着个帐篷呢,我当时问你怎么了,你特么居然跟我说小解的时候磕了一下给撞肿了,害得我差点没憋笑出内伤,啧啧啧,那个画面,惨不忍睹,惨不忍睹呐!”  ......  眼看东边的大地上已经渐渐泛出鱼白色,韩风一甩手将酒壶中剩余的就洒在了寒老的坟墓前,随后便是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没有人知道,那个夜晚,一个十五岁的少年在这处小山坡上疯疯癫癫地自言自语了一整晚  ......  这个世道几乎是人人都在修炼,人类自从娘胎呱呱坠地那刻起,体内便已有了元魂,但是在炼骨期的时候,元魂并没有表露出来,只是到了炼骨五阶左右,元魂会以图案的形式在人的身体表面浮现出来,有的人在胳膊上,有的人也可能在手背上。就好比现在的韩风,便是一名炼骨七重的武者,他胳膊上呈现出的暗蓝色火焰图案就是他的元魂——幽星火。  虽然元魂还无法离体,但是其潜在的作用早已开始奏效,武者在炼骨期时就已经可以通过元魂来吸取周天世界的元气以供自身修炼,这些元气会被骨骼慢慢吸收殆尽,直到达到一个零界点的时候,元气开始溢出,这些溢出的元气并不会消散掉,而是会渐渐在体内凝聚成实质的元魂,只要当武者达到元魂境的修为,便可以将元魂外放。  据韩凤所知,这千岚城的城主顾千岚便是元魂境三重的强者,而他的元魂据说是一头裂地虎,力大无穷。  转眼之间七天过去了,韩风和韩雪在寒老坟前披麻戴孝为其守孝七天。  韩风已经记不清自己在这几天流过多少次泪,和寒老说过多少句话,他甚至可以肯定,先前和寒老相处的十五年说过的话加起来都没有这几天说得多,也许这就是人的劣根性吧,只有失去后才知道去珍惜。  这一天,天色蒙蒙亮,韩风便是早早的醒了过来,如他们这样的修炼之人,其实连续几个月不睡觉都没有任何问题,但是韩风还是会每天习惯性的睡上两个小时来缓解修炼所带来的疲惫和压力。  茅草屋的门口,韩风一身黑衣,疼爱的看着眼前这个可爱的少女。  还记得那是一年前,韩风和寒老刚刚来到这千岚城,在此之前,他们已经在南荒域辗转过了很多的地方,本来他们已经打算在西风国扎根了,那时候的韩风才五岁左右,而那时的寒老在韩风看来也是异常强大,至于为什么选择扎根在西风国这样一个和天星国差不多实力的小国家,现在韩风想来,寒老应该是为了低调起见,毕竟要是太过高调被韩家的人给查到了可就不好了。  可是韩家的实力还是太过于强大,最终在韩风十岁那年被一群韩家派来的黑衣人给发现了,寒老当时拼尽全力杀死了所有人,而他自己也被打成了重伤,体内还被摄入了一股强横的死气,寒老就是死于这股死气多年的摧残之下,而寒老的模样也在短短五年内变成了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不然凭借着寒老的实力,保持着中年人的样貌活个七八百年完全不是问题。  当韩风他们路过这间茅草屋时,发现了当时蜷缩在角落一动不动的韩雪,宛如一只受伤的小猫,韩风心生怜悯,便让寒老将其救下,令韩风没想到的是,一直对除了韩风以外任何人都是冷漠相待的寒老竟然欣然接受了韩风请求。  可是当韩雪醒来之时却是什么也记不清了,只是隐隐记得自己在和一个姐姐逛街,突然冲出一群黑衣人讲那个姐姐打伤,随后其中一个黑衣人将她敲晕了过去,当她醒来之时已经处在这茅草屋之中。  之前一直没去多想,现在想来,寒老应该是知道韩雪的身份才会坦然出手相救的,可惜之前忘了问,现在也是问不到了。  如今寒老已经离世,现在韩风就是这个小丫头唯一的依靠了,韩风暗暗发誓,一定要让韩雪过上最好的生活,而且韩雪的身世也等着自己去弄清楚。  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上,享受如何的生活只取决于你的实力,所以韩风自己首先要变强大,才能保护好眼前人。  韩风伸出手捏了捏她肉肉的小脸蛋说道:  “雪儿,这几天哥哥要出去一趟,就不能在家陪着你了,你自己乖乖在家呆着哪都不许去,知道吗?”  韩雪一脸不满的推掉了韩风的手,皱了皱琼鼻气鼓鼓的说道:“知道啦,韩风哥哥,我已经十一岁啦,又不是小孩子了,还有,你以后不许再捏我的脸了,我的脸都被你捏大了,我可不想以后嫁给你的时候是一个胖姑娘.......”  “知道了知道了,我们的小雪儿已经长大了。”韩风收回了手无奈的说道,至于后面的话,韩风权当没有听到。  “韩风哥哥,你快去吧,早去早回哦。”韩雪说话间便将韩风往门外推去,随后砰的一声将门关上。  茅草屋外,韩风看着紧闭的大门苦笑着摇了摇头,随后便转身离去。大门空出了一道缝隙,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盯着韩风里去的背影。  “韩风哥哥,你放心吧,雪儿一定哪都不去,乖乖在家里等你回来。”韩雪捏着小拳头喃喃道。  ......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