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我他娘的被雷劈了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万界大主宰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一章 我他娘的被雷劈了

分享到:
关闭

  我对你爱爱爱不完,我可以天天年年陪你到永远…一阵手机铃声想起,提醒着刚送完外卖准备休息的林枫。  林枫疑惑了一下,心里想道:咦’,这么晚了谁还给自己打电话。  于是林枫起身拿起手机,看到是姑姑打来的。  接通了电话说道:喂’,姑姑,我刚到家,怎么这么晚了,您还没睡呢?  林枫话音刚落,只听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中年女性关切的声音。  对着林枫说道:小枫啊,别太累了,有时间回来看看姑姑姑父知道吗?我出去打麻将了,刚到家。想你了,就给你打个电话。  听见电话那头姑姑的话。林枫沉寂了一会,笑着说道:嘿嘿’,我知道的姑姑,我没事的,我这一个人吃饱了全家不饿的,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电话那头的姑姑听见,也笑着说道:你这孩子,是时候找个对象了吧。知道吗?抓紧找一个女朋友,带回来给姑姑瞧瞧呀!  听完姑姑的话,林枫笑着说:哈哈’,知道啦姑姑。今年回家过春节,我一定带回去一个妹子给您看看。  姑姑听完林枫的话,笑骂着说道:你这孩子,一天到晚就知道敷衍我。你自己说,这都是你第几次这么说了。我可告诉你,如果今年你在不找一个女朋友的话,我可就不让你进家门了。  虽然姑姑这么说,但是林枫一点也不生气。因为林枫知道,姑姑这是担心他一个人在外面太孤单了,担心林枫照顾不好自己,所以想让林枫赶紧找一个喜欢的女孩,这样她才能放心。  听完姑姑的话,林枫“嘿嘿”一声,陪笑着说道:我哪敢呀姑姑。就我姑姑这么美丽大方聪明的劲,我哪里敢忽悠您呢。  `就你嘴贫,姑姑笑着说道。  林枫很识趣的赶紧赔笑。因为林枫知道,如果不这样,姑姑肯定能喋喋不休的催着自己说个没玩。没办法,因为在姑姑的思想里,林枫永远是个孩子,殊不知现在的林枫,经过了社会的锻炼,早已经不是那个爱哭鼻子的小孩子了。  也许是时间很晚了,电话那头的姑姑时不时的打着哈欠。于是林枫赶紧说道:挺晚了姑姑,您早些睡吧,我肯定抓紧找个女朋友,带回去给您看看。  姑姑听到林枫这么说,也就没在说他了。于是两个人相互道了一声平安,就挂断了电话。  林枫,今年二十六岁,是一个孤儿。从小父母因为一场车祸去世,所以林枫从很小的时候就跟着姑姑一家生活。  姑姑家里有三个女儿,两个表姐一个表妹。表姐已经嫁人了,最小的表妹现在还在上大学。林枫的姑父很想要一个儿子。  所以从林枫很小的时候,姑姑姑父就把林枫当成了自己的儿子看待,从小就很疼他。  只不过因为姑姑姑父都是农村人,加上姑姑家这么多孩子要养,尽管林枫学习成绩很好,但是为了给家里减轻负担,不顾家人的反对,匆匆上完了高中,林枫就出来打工了。  林枫望着窗外下起来的暴雨,心里低估道:这特么的鬼天气天天下雨,还让不让人好好工作了。  四月的雷雨季节,江南又是多雨天气。到今天已经连续下了一个多礼拜的雨了。  也是因为这下雨的天气,让得林枫送外卖给别人的时候晚到了好几次,林枫也是说了很多好话,才没有被客户投诉。  要知道,做送外卖这一行,一个差评和投诉,就是做十个五星好评都弥补不回来的。  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凌晨两点多了。林枫简单收拾了一下,起身去了衣物间换好了自己的便服,披着雨衣就准备回家。  出了公司门口’,林枫骑着自己的电瓶车就往家里赶了。  因为下雨,为了安全林枫开的不是特别快。天上也时不时闪着闪电,打着雷。一边骑着车,一边在心里算着今天挣了多少。  林枫刚满十八岁的时候,就出来工作了,自己平时花钱也很省,除了必要的开支之外,剩余的钱基本都是去银行,寄给老家的姑姑。  姑姑虽然每次都说,家里很好不用往家里寄钱。  但是林枫心里明白,姑父再工地工作,风吹日晒的那么辛苦,很大原因就是,为了就是他们这个家,为的就是他们几个孩子可以吃饱,饭穿好衣。  而姑姑是家庭主妇,没有工作,但是要照顾整个家,洗衣做饭操劳家务也是很辛苦的。姑姑平时唯一的爱好,就是叫上几个农村妇女一块打打麻将,打发打发时间。  所以作为家里除了姑父之外唯一的男人,林枫很小的时候就很独立,也很能吃苦。  ’不错不错,今天挣了三百八十多,林枫心里想道’。  虽然是下雨天气,但是点外卖的人,反而更多了。忙了一天,虽然因为下雨晚送到了两次,但是却没有被客户投诉。  所以一天下来,反而比平时不下雨要挣得多点。  算到今天的收入,林枫脸上也露出了满足的笑容。虽然辛苦了一点,但是挣得也还可以。  如果每天都可以挣这么多的话。那就可以每个月多往家里寄一点,也能多减轻一下家里的负担。  由于下雨骑着电瓶车,有点影响视线,这时候的林枫还在幻想着以后的美好生活,完全没注意到,头顶上方有一道碗口大的雷光正在朝着林枫的头顶劈过来。  “轰隆”,啊’,  一声刺耳的轰鸣和一阵惨叫,一股烤熟的肉香随之飘起。  林枫两眼一黑,失去了意识。  而地上也已经没有了,林枫的身影,只留下了,散落着被雷劈变型的电瓶车……  云霄大陆,云断山脉的一个村子’  作为族里的族长林战天,此时正焦急的在门外来回走动着,时不时的朝着房子看去。  啊…啊…  林战天听着石屋内的嘶喊声,更加焦急的搓着手,眼神中透露着担忧和自责。  身旁的族人连忙安慰道:族长,莫要急躁,夫人和小家伙一定会平安无事的。  “都怪我啊…  要不是夫人为了保护枫儿,也不会被那宗族之人偷袭,素素也不会受伤,可恨那宗族之内居然对一个这么小的孩童下手,要不然枫儿…。  这都怨我啊!怨我没有实力保护好夫人,也没能照顾好枫儿啊,林战天虎目带泪自责的说道。当初不该答应带着夫人去往那所谓宗族”。  让这堂堂七尺高的汉子,无助的像个孩子,林战天像是求助般的目光,落在了村头正在钓鱼的老人身上,希望这位老人可以帮帮他。  等待了许久以后,那位垂钓的老人则淡然道:“无碍。”说完之后,就继续安静的坐在村头河边钓鱼了  听得老人这么说,林战天忐忑的心稍稍的放松了一些。  既然这个神秘老人都说无碍,那自己夫人跟孩子应该是真的没问题了。  眼前的这个老人,道仙风骨,看着约七十岁左右,对任何事都是淡然无比而又神秘异常,就好像即使世界末日在这位老人眼里,也不过尔尔,亦是可以淡然若之。仿佛任何事对他来说都是小事。  那种风轻云淡的自信,足以说明这位在村头河边垂钓老人的神秘。他从几十年前来到林村,就一直以来很少跟村里人说话,也从来都不怎么过问林村之事,只是经常坐在村头钓鱼。但是如果村子里有灭族之祸,有这位老人在,也会平安无事。  “夫人醒了…孩子也醒了,母子平安。”  林战天思绪刚落,石屋内就传来族人大婶的声音。  村里族人,闻声也都松了一口气,林虎着对林战天道:族长这回可以放心了,夫人跟孩子应该都无大碍了。  听得夫人和孩子没事,林战天也是终于放下了担心。  “今日,我族摆宴,庆祝夫人和孩子平安……”  林战天说完,搓了搓手,着看着河边钓鱼的老人一眼,对着族人说道。  而那垂钓的老人,一直以来淡然的外表下,嘴角也微微的翘了一下,但是很快又平静下去,继续安静的钓鱼了。  这位垂钓的老人,村里人只知道他姓柳,村人都叫他柳老,柳伯或是柳神,小一点的孩子则称他柳爷爷,而这位老人也是整个林村族内守护祭灵般的存在。至于眼前这位老人有多厉害,没人知道了。  只知道上次兽潮来袭,两只相当于人类尊者的紫翼雷蛟,带领着数不清的凶兽猛禽,而其中也不乏太古凶兽后裔,这么多的凶兽来袭,可是面对那垂钓的老人时,只是一个眼神,就让所有的凶兽包括两只雷蛟,全都趴在地上不敢动了。  而那些凶兽眼神里有的只是惊恐,没错是惊恐,这点林战天看的很清楚,当时他也是被眼前的场景震撼到了。  林村村民去杀它们,也是没有受到凶兽的抵抗,而林村也获得了很多过冬的食物,皮毛以及修炼所用的凶兽骨骼,宝血等。  当然了,能到云断山脉深处的那能是一般的凶兽么,那里可是太古遗种,太古凶兽的天堂,那里最低也是想当于人类王者境的凶兽,这是个什么概念!  而且同等级的妖兽都比人类肉身防御要强的多,真正拼杀起来,两个王者境的人类才能杀死同级妖兽。听族内老人说,在那云断山脉最深处还有真正的恐怖的太古凶兽,我的天,那得是什么等级的恐怖凶兽啊!  林战天也是只有带着族人一起去猎杀妖兽,获取食物和妖兽皮毛,也是才敢在外围猎杀。  而林战天也一直觉着,眼前的这个老人很神秘,只不过只要这位老人不说,他也不敢强迫问什么。族内所有人都一直对这个姓柳的老人保持尊敬和敬畏。  整个大陆的武者境界分为,“开脉般血境,洞天神藏境,灵脉化灵境,地脉铭文境,天脉王者境,开元尊者境”。  而每个大境界,又分一到前期,中期,后期,小圆满,大圆满等…再往上的境界,那就不是林战天知道的了。  林战天作为林村族长,也是有着王者后期的实力。在这横断山脉外围足矣保护好村子。只是林战天觉着自己的境界,在面对这个老人时,如同蝼蚁,不,甚至连蝼蚁都不如。  思绪刚落。  石屋内传来“…哇…哇…的一阵阵的婴儿的啼哭!  “啊’…我他娘的被雷劈了?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